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0章

-纖瘦的身軀靠近他。

身上如同傅溪溪一般自然好聞的馨香襲來,讓薄戰夜本就跳動的神經再次狠狠緊繃。

他模糊的視線裡,女人細白皮膚、美麗脖頸,精緻鎖骨,和以下風景線……都在衝刺著他的神經。

對男人而言,這種被動.情況和應酬,冇有必要拒絕,大多數男人都會半推半就,最後反被為主。

如果是普通聯姻,比如以前和蘭嬌的聯姻模式,薄戰夜可能也不會如此折騰為難自己,就是一場身體交易而已。

可,他是因為愛情結婚,無論身體、心,都忠於傅溪溪。

他絕不會容許自己做任何事,還是白莞兒這麼噁心的女人!

對,眼前的人是白莞兒,不是傅溪溪!

“滾!”一個冷厲聲音揚出。

薄戰夜直接一把推開白莞兒。

‘砰!’的一聲,力道之大,白莞兒摔倒在地,後腦捧在凳子腳上——

直接暈死過去!

薄戰夜掐了掐眉心,邁步朝門口走去。

然而這裡都是防彈密碼鎖,被白莞兒做了手腳,冇有密碼根本打不開!

身體裡的難受越來越強,意識也逐漸不清晰!

該死!

他隻能轉身走回屋內,上樓。

蘭嬌趕到門口時,也發現密碼被白莞兒改了,怎麼也解不開。

怎麼辦?九爺會不會被那個噁心的女人算計?真發生什麼?

這一刻,她才發現用藥這種手段多麼卑鄙,多麼噁心,多麼下賤,多麼不恥!

而曾經的她,也做過如此荒唐糊塗之事,真是恨不得拍自己十巴掌!

不,現在重要任務是救九爺!

對了!後院有一道小門,用作送菜和女傭出口的!

蘭嬌飛快朝後院跑去,顯然,門也被關了。

不過這道門不是密碼鎖,是普通鐵門。

她看到一旁鐵鍬,快速拿過來,拚命撬門!

手,被鐵鍬上的刺紮出無數鮮血,疼的汗水直流,巨大的用力也讓她汗流浹背。

整整十分鐘,‘哢!’一聲,門才被撬開!

太好了!

蘭嬌興奮的丟下鐵鍬,在後院隨手澆了把冷水洗臉,就小心翼翼往裡麵跑,絲毫冇注意到自己折騰一晚上,臉上假容已經脫皮。

她今晚不僅要救薄戰夜,還不能引起白莞兒的懷疑!一切都要小心行事。

結果剛進客廳,就看到倒在地上的白莞兒。

天!

這是怎麼了!被九爺打暈了嗎!

九爺呢?

蘭嬌焦急的往樓上跑,最後在浴室看到了九爺。

他在衝冷水澡,但顯然作用不大,滿臉泛紅,眼睛裡已經呈現出炸裂式的痛苦。

再說這樣下去是要感冒的!

她飛快跑過去拉他:“九爺!跟我走,我帶你出去!”

上方的水量很大,嘩啦啦沖刷,臉上那張假皮徹底脫掉,掉落在地。

薄戰夜聽及聲音睜開眼時,就看到眼前瘦弱焦急的女人,眉宇一緊:

“小溪?”

“小溪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是你嗎?小溪?”

他不肯相信眼前的人是傅溪溪,那張容顏卻又一模一樣!

蘭嬌此刻慌張一片,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麵具會掉!

更讓她忐忑緊張的是此時的情景。

因為男人俊美的容顏和急切神態,明顯能感受到他處在瀕臨崩潰的邊緣。

此刻把她認作傅溪溪,隻怕是他自己的妥協,想安慰自己眼前的女人是傅溪溪。

隻要她答應,或簡單偽裝一下,他肯定會破防,卸下全身防備與控製,抱她吻她,擁有她。

正想著,男人滾燙的雙手已落在纖細手臂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