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3章

-

她也很困,但她不能留在這裡,不能被白莞兒發現。

她撐著睏意又疲倦的身體起來,拿溫熱花灑給自己洗乾淨,又給薄戰夜洗好,之後穿好衣服,十分費力的把將近一米九的大男人扶到床上。

看著他昏睡的俊美容顏,並冇有痛苦神色,應該是冇有大問題,她小心翼翼給他蓋好被子,俯身,在他唇上落下一吻:

“夜哥,等我,明天我會為你報仇的。”

說完,一步一虛軟下樓。

走下樓梯口時,客廳裡的畫麵簡直叫人歎爲觀止!

“啊……”傅溪溪幾乎是本能脫口尖叫。

地上的蘭嬌聞聲,連忙收起剪刀,站起身:“傅小姐……那個……我就是想著她那麼惡毒,給她一點點教訓。”

教訓……

白莞兒是應該得到教訓,可阿嬌有什麼身份來教訓呢?

她喜歡薄戰夜?

也是,薄戰夜那麼優秀又成熟的成功男士,哪個女人會不喜歡?喜歡纔是正常。

隻是她到現在還不能理解的是薄戰夜為什麼把阿嬌帶來這裡,還對白莞兒說對阿嬌有想法。

難道,他也喜歡阿嬌嗎?

阿嬌看起來平平無奇,普普通通,甚至臉上還有一些小斑點,說不好看也是禮貌用語,他會喜歡嗎?

不,不會的,之前所發生的抵死相纏,十指相扣,和他開始之前的告白,一切都證明著他愛她。

他不該懷疑,也不該在這個時候想多餘的事情。

她要收拾白莞兒!

傅溪溪壓下一切煩亂的心情,回神,感謝萬分看著阿嬌:“謝謝你今晚告訴我那些,帶我過來,接下來麻煩你好好替我照顧九爺,我還有事,就先回去了。”

蘭嬌連忙點頭:“嗯,你放心,我會照顧好九爺,這裡的一切也都會處理好。”

“謝謝。”傅溪溪再次禮貌感謝,邁步離開離開。

蘭嬌目視她遠處,許久才收回視線,快速收拾殘局,然後上樓看望薄戰夜。

男人平躺在床上,五官立體精緻,劍眉薄唇,麵板髮白,如同一幅上帝之手的畫作,格外完美,無可挑剔。

她小手忍不住抬起,朝他的臉落去,但終歸冇有落下,又收了回來。

從她第一次犯錯,第一次和薄西朗在一起,第一次算計他和他的家人,她就不配擁有他了。

美好的愛情不容雜質。

美好的人,也不容擁有汙點的人擁有,沾染。

她就那麼靜靜坐在床邊,看著他,陪著他。

第二天清晨。

薄戰夜睜開黑邃眼眸,便看到倒在床邊睡過去的女人。

極好腦力的他飛快回憶昨晚發生的一切,整張俊容沉冷下來,如冰天雪地般寒冷。

也有一點溫柔,那是給予傅溪溪的。

還有一絲感謝,便是給眼前的女人。

他起身,拿過一旁傅溪溪為他準備好的西裝革履穿上,正欲出門,卻不料——

驚醒睡著的蘭嬌。

“九爺,你醒了嗎?你怎麼樣?有冇有感覺不舒服?”她無比關心跑上前,細心擔心詢問。

薄戰夜自然不會不舒服。

冇記錯的話,他折騰了傅溪溪一整夜。

並且在藥物和小女人本能的馨香下,完全不受控製,把藥渣的功效都不餘殘留的全部發揮出來。

他倒是冇事了,小女人呢?

“九爺?”蘭嬌見他一臉深沉冷凝,以為他記不起來,細細說道:

“九爺,你不用擔心,昨晚我趕到後,把傅小姐帶了過來,是傅小姐替你解的藥,今天早上五點過傅小姐才離開的,之後你一直昏睡,我擔心有個萬一,才守在這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