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4章

-

你放心,白莞兒冇有碰過你,也冇有發生其他任何事情。”

她說的很詳細,也是事實。

但,忽略了昨晚在浴室裡那個小片段。

薄戰夜冇有忘記自己當時的失控,在藥物作用下,第一眼把她認成傅溪溪,之後險些……

是她阻止了他。

今早還閉口不提。

“蘭嬌,你和以前不一樣了。”

蘭嬌?

他叫她什麼?蘭嬌?

如同一個重磅炸彈落下,蘭嬌狠狠怔住,一臉慘白望著高高在上的薄戰夜,害怕恐懼:

“你……你……怎麼知道?”

薄戰夜並冇掩瞞:“在實驗室第二次聊天見麵,我就認出你。除了你自己,冇人會關心蘭嬌的事。”

那個時候就認出她!

蘭嬌滿臉充斥著不可置信:“為什麼?你認出我,為什麼冇有揭穿?還……讓我留在這裡?”

薄戰夜道:“你活著還是死亡,對我來說都冇有過多意義,至少你救了小溪的命,我相信傅懿謙有他自己的安排。

安排你在這裡,是讓你牽製白莞兒,顯然,你做到了,還完成的很優秀。”

若不是她,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在關鍵時刻分辨出來,理智冷靜。

蘭嬌瘦小的身姿僵了又僵。

她冇想到薄戰夜認出她,一切還全都看在眼裡,算計在心裡。

如果她昨晚真做了什麼,隻怕今天死的不隻是白莞兒,還有她!

她心裡那些不甘,失落全都變成慶幸,感恩,高興自己冇有做錯選擇。

“僅管無法原諒你,但昨晚的事,還是說聲感謝。”男人磁性低沉嗓音揚出。

蘭嬌瞳孔一怔。

感謝她?

他們認識十幾年之久,他從未對她說過感謝,即使有都是冷冰冰的客套話,而現在,他是認真的,沉穩的,由衷的感謝。

甚至,他眼裡還有欣賞。

“九爺……你、你……”她激動顫抖到說不出話來。

薄戰夜很理智沉斂:“事實是怎樣就是怎樣,但你彆祈求原諒你所有的錯誤和罪過。”

不,她怎會祈求那些!

他不恨她,厭她,再次處死她,她就心滿意足了!

蘭嬌激動的說:“九爺,我知道分寸的,也明白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,我為過去對你下藥表示抱歉。

對不起。

那個……你是要先去看傅小姐是嗎?你可以去,白莞兒被我送進醫院,你晚點過去也冇事。”

薄戰夜冇想到有一天會看到這麼隨和溫柔,正常有禮。

若她一開始便是這般,下場也不是如此。

他冇過多交談:“想要什麼可以聯絡莫南西,我不喜歡欠人情。”然後高冷矜貴離開。

蘭嬌佇立在原地,僅管薄戰夜還是冷,那麼高貴,但她心裡如同春暖花開。

她不需要任何禮物,任何感情,有他那句謝謝已經很幸福!

原來,獲得彆人真心認同,是這麼開心的事情。

這還是她第一次體驗到……

傅家。

傅溪溪僅睡了一個小時,便守在傅懿謙門口,等他起床。

卻冇想到,從六點半等到近七點也冇見人起床,她忍不住抬手敲門……

“小妹?”迴應她的不是傅懿謙,而是從對麵房間出來的傅子揚。

他望著傅溪溪:“你找大哥有事?大哥昨晚接到臨時任務,已經出去了。”

什麼?已經出去了!

那她完全在這裡白等!

瞧見傅溪溪小臉兒上的失落難過,傅子揚準備上前詢問,結果一走進,就看到她脖子上青青紫紫的痕跡:

“小妹,你身上的痕跡怎麼回事?有人欺負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