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6章

-

於傅溪溪來說,不希望他們擔心。

最後,薄戰夜反應快一步,掀唇:“小溪和我之間的情.趣,這樣稱呼比較好聽有意思。”

情.趣!

傅溪溪腦海裡下意識浮現恩愛親熱時,她一口一聲叫夜哥的場景,太耳紅心跳!

偏偏,她還隻能硬著頭皮,紅著臉點頭:“嗯……”

國雅琴這纔沒懷疑,繼續用餐。

飯後。

薄戰夜帶著傅溪溪單獨上樓,一進入房間,就將她公主抱抱在懷裡,反腳踢上房門,朝大床走去。

傅溪溪嚇得臉白:“你要做什麼?彆跟我說又發獸瘋了?我受不了,真的受不了……”

薄戰夜看著她眼眸中的慌亂抗拒,眉宇間掠過一抹心疼,輕輕把她放躺:

“想什麼?我隻是想給你檢查有冇有受傷,疼不疼。”

說著,還拿出一支藥膏:“這是我從宋菲兒拿的特效止痛消腫藥。”

傅溪溪頓時一囧,原來是給她檢查上藥,尷尬i

g……

小小的思緒間,更尷尬事情發生了——男人一本正經解下她衣服,如同做實驗做工作般認真檢視。

她是物品嘛!

怎麼可以這樣打量!

她窘迫想逃。

“彆動。”男人低沉命令聲響起,有溫柔,也有不可抗拒:“傷是我弄得,自然應該由我負責。抱歉,昨晚的確冇有太多意識。”

他的道歉很深沉,不隻是冇有意識弄傷她,還有險些把蘭嬌認成她。

曾經他發誓絕對不會再認錯,結果還是讓自己失望。

傅溪溪不知道那層含義,拉著被單遮住一些能遮的地方,一雙小手捏著被子,開口安慰:

“夜哥,我冇有怪你,也不疼,反而我很愧疚,是因為我你才和白莞兒那樣的女人被迫在一起,是因為我,你才受那樣的傷害。

你知道我昨天衝過去看到你暈倒在地上時,心裡有多難過嗎?

你那麼高高在上,無所不能的大人物,應該在商海上運籌帷幄,實驗室裡全神貫注,高檔的環境裡享受生活,而不是去承受那些。

所以夜哥,你真的不需要向我道歉,是我該說對不起。”

傅溪溪冇想到小女人會說出這樣一番話語,看著她眼睛裡閃爍的淚花,抬手撫摸她細白臉頰:

“傻,男人為自己女人付出,不是理所應當?

若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護,算什麼男人?”

他很溫柔,目光很深邃。

的確,這是義正言辭的事情,可他付出的實在太多。

不管是獲得她家人的喜歡,還是那場盛世婚禮,又或者這場交易,他把能給她的全部給她。

傅溪溪內心感動不已,起身抱住他:“夜哥,我愛你,很愛很愛,這輩子都絕對不愛愛上彆人那種。”

小女人突然的擁抱和告白令薄戰夜高大身姿微僵,他深邃眼睛裡流淌過異常星光溢彩,暗啞磁性聲音道:

“我也是,不管心,還是身體。”

心,不會愛上彆人。

身體,也不會愛‘上’彆人。

一句情話,從他嗓音裡出來,更為動人,動心,親密,愛昧。

傅溪溪小臉兒緋紅:“討厭,單純點不好嗎?”

薄戰夜快要溺在她的撒嬌粘人中,聲線再次暗啞沙沉:“哪兒不單純?難道你希望我愛、上、彆人?”

“不是,不和你說。”說不過,她直接躲進他頸窩裡。

親昵的動作如同小貓兒般粘人,乖巧。

她呼吸出的熱氣和髮絲撩動他皮膚,似帶著電流傳入裡麵的血液,一根根神經又在跳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