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7章

-

薄戰夜抱著她身子的手臂力道加深,眼睛裡有火花在跳躍:“小溪,若不是怕弄壞你,真想現在又狠狠愛你。”

野性,霸道,情深,透著壓製。

傅溪溪能感覺到他想把她吞入腹中的危險,心絃一緊,快速鬆開他:

“我打算睡一覺,你呢?昨晚冇有睡好,要不要也睡一覺?”

薄戰夜眼睜睜看著她躺下,鑽回被窩裡,眼眸深處有抹淺淺黯然失色,卻很理智現在什麼都不能對她做。

他替她蓋好被子:“你睡吧,我若是躺下去,隻怕就不是睡覺,而是……”

後麵的話語冇有說完,但傅溪溪卻瞬間瞭然!

不是睡覺,而是她!

她纖長睫毛飛快煽動,道:“那你回去睡吧,休息一下,晚點再處理事情。

對了,處理好白莞兒的事情以後我們見一麵吧,我想和你聊聊。”

關於阿嬌,她不想去懷疑他,但他錄音裡的話語的確讓她介意。

薄戰夜挑了挑眉:“好,正好我也有事情跟你聊。”

關於他不開心的一點點事。

現在看她太累,不想提及,也不想影響彼此感情。

他在她額間落下一吻:“好好休息,我看著你睡,等你睡著以後再走。”

傅溪溪輕輕一嗯,閉上眼睛。

她以為她昨晚很累,會很快睡著,可閉上眼睛後,滿腦子都是白莞兒給的那個錄音,薄戰夜說的那句話語,還有照片上他和阿嬌相聊甚歡的畫麵。

她睡不著,隻能裝睡。

薄戰夜以為她睡著,輕輕離開。

因為今天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那就是跟白莞兒算賬。

等他走後,傅溪溪睜開眼睛,望著他帶上的那扇門,手心微微捏緊。

夜哥,這次能相信你嗎?

……

另一端。

醫院。

“啊!”一道尖叫聲劃破雲空。

白莞兒坐在病床上,看著對麵鏡子裡的女人,臉白,身體柔弱,一短頭髮七叉八縷,瀕臨發瘋。

她的長髮,被剪的很短,還是像個假小子一樣的短髮!

她快要崩潰:“我的長髮呢?誰剪了我的長髮!”

“滾出來!!!還我頭髮!”

“我要殺了你!”

一群醫生和護士嚇得瑟瑟發抖,不敢靠近。

蘭嬌走了進去,心裡笑意得意,卻昧著良心安慰:“白小姐,你先鎮定,安靜,那麼多人看著呢。”

看著她成為短髮?

像個醜女人一樣嗎?

白莞兒更加崩潰,拿起一旁的枕頭、醫療用品等一切能砸的,全部往外扔:“你們都給我出去!出去!”

很快,病房門關上。

白莞兒憤怒拉著蘭嬌的手,質問:“到底怎麼回事?我怎麼會在醫院裡?為什麼頭髮會變短?為什麼會這幅樣子?

九爺呢?我昨晚不是和九爺在一起嗎?”

她還好意思提九爺?奢望和九爺在一起?

蘭嬌抿了抿唇,一一解釋:“昨晚我接到九爺的電話,命令我必須過去,我趕過去時就看到小姐你暈倒在地上,頭部還留著血,而九爺在房間浴室洗著冷水澡。

我想靠近,他讓我滾,我擔心你,隻好不顧九爺送你來醫院。

你的頭部流血嚴重,又加上吸收藥物迷幻等原因感染真菌,治療時必須剪短頭髮,如果不剪,會影響操作,還擴大病情,所以那種情況下醫生隻能剪掉。”

原來如此麼?

她居然感染真菌?

為什麼聽起來那麼奇怪!總覺得哪裡不對!

“你確定冇騙我?”白莞兒直勾勾的眼睛打量。

蘭嬌連忙道:“小姐,我哪兒敢騙你?哪兒有膽子騙你啊?這裡的醫生護士都可以作證的,而且你買那個藥和熏香副作用真的很大,你是不是也吃了一點?感染真菌之內的完全就是因為那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