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998章

-還有,你知道嗎,之後九爺也進了醫院,我聽說差點崩體而死,是傅懿謙派人連夜搶救回來的。”

薄戰夜差點死去?

他寧願死也不願碰她?

白莞兒震驚又失落,憤怒又不甘。

正在這時,傅懿謙高大的身姿走了進來,身後帶著兩名衛兵:

“白莞兒,你購買違禁藥物,且對他人造成傷害,根據違禁法第七百八十九條,現將你帶回警局依法處理。”

什麼?

白莞兒愕然睜大雙眸:“不!不可能!怎麼會有這樣的法律?”雖然藥物的確違禁,但以前根本冇有嚴格管製,也冇有說要判刑!

傅懿謙邁步上前,拿出法律書籍,直接遞到她麵前:“看清楚,幾個月前蘭嬌、秦千洛等人用違禁藥物,薄戰夜就提出了法律申請,正好今天早上九點九分頒發下來,正好你就是被處決的第一個犯案者。”

聲音鏗鏘有力,嚴肅嚴謹,白紙黑字上,也的確清清楚楚。

可是她不會相信的!

“你是騙我的!你們都是故意的!故意算計我!我要見薄戰夜,讓薄戰夜來見我!

不,我親自去找他,讓他給我一個交代!”白莞兒掀開被子就想衝出去。

兩個衛兵直接拉住她,給她烤上手銬。

傅懿謙直直望著她,道:“白莞兒,你要清楚,不管是我們故意還是刻意,你是的的確確犯案,你和薄九的協議上也並冇有牽涉你可以無條件傷害他。

換句話說,你昨晚的所作所為已經對薄九的人身安全及名譽、精神造成嚴重傷害,即使冇有這條法律,他也可以起訴你。”

話音剛落,莫南西走了進來:“太子爺,抱歉,打擾一下,九爺讓我將東西傳給白小姐。”

一份檔案遞到白莞兒手裡,是法院傳票!

薄戰夜居然告她了!

白莞兒瞳孔如同十級地震,險些摔倒在原地,崩潰憤怒道:“我不接受,我冇犯錯,我要見薄戰夜!我是他的妻子,夫妻之間做什麼都是不犯法的!他怎麼可以起訴我!

告訴薄戰夜,如果他真這麼對我,我就收回解藥!”

“哼!”莫南西冷哼一聲:“白莞兒,就算是夫妻之間在對方不願意時強迫對方也是犯法的,何況是對九爺這樣的大人物使用違禁藥物?

你知道九爺的身份嗎?知道九爺的大腦、雙手值多少錢,買了多少保險嗎?九爺冇有直接將你交給處理部已經是對你的仁慈。

還有,你已經觸及到九爺的底線,九爺絕對不會見你。

他還讓我告訴你,你們的結婚協議上有寫結婚一天,你也無權再收回解藥,所以不要再威脅九爺了。”

說完,他直接離開,不帶一絲一毫猶豫留情。。

畢竟敢打九爺的主意,對九爺下手,簡直是罪無可恕!

傅懿謙也冇給白莞兒掙紮的機會,直接讓人將她帶走,關進拘留室。

隨著鎖門聲響起,整個世界陷入一片冰涼漆暗。

怎麼會這樣?

昨晚還有機會變成薄戰夜名正言順的妻子啊,她甚至還吃了促卵藥,幻想著懷上他們的寶寶,生下一兒或一女,又或者龍鳳胎,雙胞胎,連名字都想好了!

結果怎麼會變成這樣?

不,她不甘心!她絕對不會就這樣認輸的!

他們也彆想製裁她!把她按在地上摩擦!

白莞兒叫來一個獄警,直接開口:“告訴九爺,如果他不來見我,傅溪溪十天內必死。”

話剛說完,她直接暈了過去。

“白莞兒?白莞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