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0章

-而現在,薄西朗的行為超出範疇。

這令他很不爽。

蘭溪溪很想解釋,偏偏不知道該開口怎麼說。

她隻能點頭:“我比你更想遠離他。”

“那就用行動證明。”聲音義正言辭,冷凝結冰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這是在展示佔有慾?

不對,應該是她作為蘭嬌,他的妻子,若是和他侄兒有什麼關聯,很丟臉,影響不好,纔會這麼嚴肅生氣。

哎,這工具人做的真可悲,不僅要假裝,還要承受他的怒氣。

可憐,弱小,又無助。

京城食府。

很意外,薄西朗搞定了包廂。

到達包廂時,古老寬大的圓桌上,已然坐著幾位夫人和薄西朗。

見蘭溪溪和薄戰夜進來,他站起身:

“九嬸兒想吃的我可辦到了,這是菜單,看看喜歡什麼,都可以點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這是給她掏空他錢包的機會?

既然這樣,不吃白不吃:“好,先謝謝了。”

薄戰夜臉色猝了冰。

剛剛在車上還說要遠離,轉眼就又對薄西朗笑?

她的遠離還真隨便。

“我替你點。”薄戰夜冷著臉拿過菜譜,翻開,從容沉斂念道:

“鮮烤羊排,麻辣活魚,澳洲龍蝦……”

一連十幾個菜,除了湯品,其餘都是麻辣味。

每一個,都對蘭溪溪的胃口!

她內心躍雀,期待不已。

薄西朗卻皺起眉頭:“九嬸兒不是一向吃的清淡?九叔你點這些,確定她喜歡?”

簡單的反問,客套,禮貌,偏偏生出一種,兩人不和睦,薄戰夜連蘭嬌口味都不瞭解的質問。

其實在結婚之前,誰不知道薄戰夜對蘭嬌的態度,冷淡如冰?

每個人都希望婚事泡湯,結果居然結婚,還那麼恩愛?

現在連喜歡的口味都不知道,難道是假炒作?

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兩人身上,充滿打量。

蘭溪溪手心攀起細汗。

完犢子了,他剛剛該點蘭嬌喜歡的啊,怎麼點她喜歡吃的口味?

現在被大家發現端倪怎麼辦?

就在她緊張間,薄戰夜長而有力的手臂突然落在她腰上:

“口味可以變。

難道,你覺得你很瞭解我老婆?”

我老婆。

三個字,深沉暗啞,帶有庇護的寵溺。

他自然抱著的手,更有種宣誓正主的意味。

薄西朗狐狸眼微眯,隨即笑道:

“原來如此。九叔誤會了,我隻是記得九嬸兒以前在老宅用餐時的習慣。既然改變了,那就這些。”

危險化解。

蘭溪溪全身緊繃,很不自在。

他說話就說話,抱她做什麼。

她不動聲色的微微摞動身子,擺脫他的大手。

薄戰夜覺察到她的動作,眸色暗沉。

現在無非是演戲給大家以及薄西朗看,她躲什麼?難道是在意薄西朗看到?

他一把扣住她的腰,再次拉到身邊,道:

“我是不是跟你說過,蘭嬌對我很熱情?你躲那麼遠,生怕彆人認不出你不是蘭嬌?”

聲音有點冷,冰涼氣息撲灑在耳周,危險。

蘭溪溪聽著怎麼那麼刺耳?

他口口聲聲說蘭嬌對他熱情,他是多想念蘭嬌的投懷送抱?之前蘭嬌在時,還對蘭嬌冷漠呢。

看來,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動物。

可她又不是蘭嬌,為什麼一定要對他投懷送抱?

“我覺得在大庭廣眾,還是注意下禮儀矜持,靠太近不太好。”她聰明正當的給出理由。

薄戰夜嗤笑一聲。

禮儀?以前浴袍掉落在他眼前,怎麼冇說禮儀?現在有薄西朗在,跟他提禮儀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