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01章

-

她拿出手機,之前和白莞兒交談,她本就是有意套話,當然會留有一手。

薄戰夜劍眉一擰,大步邁過去,從蘭嬌手裡拿過手機播放聲音,然後就聽到白莞兒那一句句惡毒話語。

他周身氣息冷沉下來:“給她的教訓太輕,之後不會放過她。”

隨即對醫生吩咐:“馬上給夫人做抽血化驗。”

“是,九爺!”醫生快速進行。

蘭嬌收起手機安慰:“九爺放心,她能買到的毒藥應該都能解,如果不能解,以她下毒殺人的罪行,也可以強製她交出解藥,實在不行,我還能再偽裝想辦法。”

蘭嬌也算是做過大事之人,在這種事情上遊刃有餘。

薄戰夜看著她如此,不由得道:“把能力放在正確的地方不是挺好?”

這話算不上讚揚,但確實有欣賞。

蘭嬌一怔:“……”

她做這些隻是看不慣白莞兒,順便儘點綿薄之力,冇想到又會得到他的認可。

被他認可的滋味,無比幸福而歡喜,是她過去從未有過的。

她嘴角微微一笑,笑的那般幸福而又帶著苦澀,自責。

因為曾經的她有無數多機會獲得他的欣賞,喜歡,結果都錯過了,現在才知道有多麼可貴。

如果上天再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,她絕對不會再做傻事。

“好好陪傅小姐吧。”她壓抑下心裡情緒,準備離開。

薄戰夜注意到她臉上傷口,異常狼藉狼狽,道:“去找醫生給你處理傷口。”

倒不是關心,主要是看著礙眼,而且也是因為白莞兒。

蘭嬌心尖一動:“……”

曾幾何時,他會正眼看她?主動過問她一句?

但,這份心動她知道要適可而止,輕聲說了聲謝謝,轉身走出去。

兩人和諧交談,‘你儂我儂’的畫麵落在傅溪溪眼裡,成了彆樣一番深意。

她從冇見薄戰夜和哪個女人交談過這麼多,還溫聲囑咐,而且阿嬌眼裡的愛意情愫等太多情緒,太過明顯。

好似一擦即燃的火花,流動著異樣氛圍。

“疼。”突然,針插/入血管,拉回她的思緒。

薄戰夜亦收起周身寒意,大步走回床邊握住傅溪溪的另一隻手:“冇事,忍一下,很快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回握住他的大手,心裡幸福而又帶著淺淺忐忑。

她知道不該懷疑薄戰夜,隻是一係列的事情難免讓人介意。

等醫生采集好樣本離開後,她認真問道:“夜哥,你和阿嬌關係好像很近?對了,她好像也在白莞兒家?”

薄戰夜暫時不打算告訴傅溪溪關於蘭嬌的真實身份,他挑了挑眉:“近嗎?她不喜歡白莞兒,幫過我們一些忙,我和她隻是說過幾句話的關係。”

說過話的關係。

當初他自己讓阿嬌去的白莞兒家,還說有阿嬌會很有心情。

傅溪溪不想把這件事情放心裡讓自己胡思亂想,開口準備詢問。

薄戰夜卻先一步道:“你好好休息,眼下你身體要緊,我去檢驗室幫著檢驗,如果睡不著,也可以跟在我身邊一起過去。”

在實驗室,他可以隨意帶人進入。

傅溪溪不知道他這算不算轉移話題,總之很有效果。

她的確應該成熟一點,等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好以後,再談感情私事。

“好,夜哥你揹我過去。”

甜軟聲音,清靈動人。

薄戰夜眸光掠過一抹深邃璀璨,愛昧不明鎖著傅溪溪:“叫著最親昵的稱呼,又要求親密行動,可不可以理解為是老婆大人的小情.趣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