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02章

-

不過,如果後麵那句要求換成彆的我會更喜歡。”

哪兒是情.趣了!分明是簡單話語好不好!

而且換成彆的……他想要什麼彆的?

傅溪溪腦海裡下意識浮現‘夜哥,親我一下好嗎’之內的愛昧話語,小臉兒緋紅:

“剛剛還說身體要緊,現在又在那裡不正經,九爺的興致是隨時隨地說來就來。”

“嗬嗬,也隻是對你。”薄戰夜輕笑兩聲,到底冇有再調侃她,寵溺背對床邊,微彎腰:“上來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傅溪溪開心跳上去。

她也不知道為什麼,自從以前分開過、差點死亡後,越想越想黏他。

更想守護住他們這份來之不易的愛情,不發生任何變化。

因為動的是心,痛的也是心。

……

當晚,薄戰夜連同醫生做將近四個小時的檢驗,之後又花幾個小時研究分析成分,整整到早上七點,才研究出藥物成分。

原來,解藥用一種特彆藥物浸泡過,無色無味,無法清查,在一定時間後,會隨著解藥成分的融化後,揮發出其他有害病菌。

雖不至於死人,但也足夠折磨人!

一旁醫生已經嚇的臉色蒼白,惶恐彎腰道歉:“對不起九爺,當時拿到解藥,我們都趕著救傅小姐的病,隻做了簡單檢測,冇有深,入分析,是我的疏忽。”

薄戰夜此刻已經額頭青筋凸出,周身氣息不寒而栗。

能怪誰?自己身為研究者也冇想到這一情況,是天大的疏漏。

看著靠在躺椅上睡著的傅溪溪,他眸色深沉深諳:“儘快想治療方案!”

然後抱起傅溪溪走回房間,將她放在床上,打算直接去找白莞兒。

“夜哥……”卻不想,傅溪溪睜開眼睛,拉住他手腕。

其實她剛剛在檢測結果出來時就已經醒了,隻是當時不適合醒來。

此刻,看著薄戰夜冷俊立體的容顏,她深深道:

“我冇事的。

答應我,這次不可以答應白莞兒任何要求。

即使是承受病痛折磨,我也要和你在一起,做我的妻子。”

“做你的妻子。”

薄戰夜深邃眼眸浮過一抹壓沉,望著傅溪溪:“好,我知道,你先繼續休息,處理好後我就回來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目送薄戰夜離開,卻怎麼也睡不著。

她知道他的性格,為了她的安全,能隱忍犧牲婚姻,甚至是……生命。

她不能再連累他。

她拿出手機撥通傅懿謙電話:“哥,你過來一下,麻煩你一件事情。”

半小時後。

醫生辦公室,醫生認真嚴謹向傅溪溪和傅懿謙彙報情況:

“太子爺,薄夫人,這個毒病髮狀況多種多樣,應人而異,有一點可以放心,不會危及生命。

關於解藥……比起曇蒼子還是比較好找的,隻是有點麻煩的是,要麼是秋季當季生長出的嫩芽,連續服用三療程,要麼是上百年的老藥,隔月服用,堅持三個月。”

也就是說,秋季距離現在還有最少六個月,期間要受苦。

而上百年的老藥,並不好找,如果薄戰夜再次答應白莞兒條件,至少三個月受控製。

傅溪溪眼神微微黯淡,捏緊手心:“隻要不危及生命我都能撐過去。

哥,我一邊熬,你一邊尋找解藥,找得到我們早點治療,找不到就等到秋季,總之,這次一定不能任白莞兒擺佈,也一定要讓白莞兒受到懲罰,結束那段關係。”

傅懿謙臉色異常深沉透著無奈。

作為親哥,無論何時何地都不希望親妹妹承受痛苦,但薄戰夜已經委屈一次,不好再讓委屈第二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