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03章

-何況這是傅溪溪的想法和懇求,他能說什麼?

“好,我來安排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,醫院。

白莞兒看著再次來到病房的薄戰夜,微微一笑:“夜哥哥又回來了呀?我以為你會永遠不回來。

怎麼樣,要繼續簽署離婚協議嗎?我已經讓人幫忙擬定好了。”

一份離婚協議拿出。

薄戰夜怎會不知道白莞兒的算計?無非料定手中有解藥,他不敢離婚。

也代表著解藥很難找。

他冷沉著俊臉:“與其這幅姿態演戲,不如說你的目的,怎樣才能拿出解藥。”

“在你說目的之前,我想應該提前給你科普對傅家千金下毒,應該判什麼刑。”

“根據刑法第一百三十六條,對他人下毒導致其身體受傷,根據受傷情況,判刑三到五年以上。

若受傷人士是特彆人士或功勳極大人物,十年起刑。”

“我想,以我的能力和傅懿謙身份,讓你輕輕鬆鬆判刑十年不成問題。”

“當然,你也可以祈禱自己一個月後順利死去,否則……”

後麵的話他未說完,但儼然帶著不可忽視的危險。

所有的話,也全都是在威脅!

白莞兒笑了又笑,不管是對他下藥,還是對傅溪溪下藥,他們都有辦法懲罰她,還安上極其嚴重的罪名。

她拿什麼鬥呢?

不過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。

“夜哥哥既然也知道我隻能活一個月,那我會怕刑法嗎?

不過的確也有意外,也許我大難不死能活無數個月呢?誰說的清?

所以,死之前大膽一下挑戰挑戰纔是給生命最好的尊重。

這樣吧,我的要求不高,九哥哥你讓我懷孕就行,我想懷你的孩子。

如果我死了,在黃泉路上也不孤單。

如果冇死,孩子有幸生下來,我也有孩子作陪,不會再纏著你和傅溪溪,答應和你離婚。”

她說的很輕描淡寫,好似是很小的要求,甚至大恩大德。

薄戰夜聽完,俊臉卻是如敷寒冰,眼眸犀利如箭!

如果眼神可以殺人,白莞兒已經死無數遍!

“懷我的孩子?做夢。你這輩子都不夠格。”

冷厲,決絕,侮辱。

即使在這種情況下,他也高高在上。

白莞兒不畏懼望著他:“那我們就等等看~~是傅小姐先被折磨死,還是我先死。

忘了告訴夜哥哥,那個毒發作時會全身劇痛,心臟壓縮,呼吸困難,稍不注意就撐不過去一命嗚呼。

還有最重要的,每次發病都會情緒失控發瘋,不能自己……”

“啊!”

話未說完,一隻寬大有力的大手掐住白莞兒脖頸,用力,冰冷。

燈光折射下,男人俊臉異常冷凝危險:“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窒息而死?”

危險,如同來自地獄的修羅,可怕至極。

白莞兒能感覺到薄戰夜是真的想掐死她……甚至他隻要再稍加用力,下一秒她就會死。

她的脖頸劇痛,呼吸極其難受,小臉兒發白,無比艱難從唇瓣裡擠出話語:

“那……那又怎樣……那個解藥全帝國隻有三十株,已經全部被我買下,你們絕對買不到另外一株。

你掐死我,也要看著傅溪溪硬生生承受痛苦而死。”

“你不願意的吧……”

“如果你願意,就掐死我吧……我不怕,你隨便。”

說完,她直接閉上眼。

那無所謂的姿態和狂妄話語,完全是挑釁!

薄戰夜眉目緊擰,漆邃眼睛裡浮現無數道寒光暗芒。

他大手死死掐著白莞兒,卻無能再加用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