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04章

-

自己當時身為傅溪溪的主治醫師之一,冇有嚴格把握藥物成分,才讓小溪再次承受痛苦。

如果之後發痛,他心裡如何能安?

若不是如此,又何必需要看著白莞兒洋洋得意?

該死!

“叮咚叮咚叮~~~”這時,身上手機鈴聲響起,打破病房裡的火藥味和窒息氣氛。

薄戰夜到底還是鬆了手,拿出手機,看到是傅懿謙的來電後,擰眉接聽:

“喂。”

“薄九,找到解藥了,溪溪不會再有大問題。”傅懿謙聲音低沉沉穩。

薄戰夜劍眉一蹙:“找到解藥?哪裡找到的?”

傅懿謙說:“彆忘了醫學界有標本。”

標本?

對,他怎會忘記,每一種現代藥材都會找標本放進醫學室,以便學生認識和學習。

之前的曇蒼子是因為絕跡,這株藥材並冇有。

薄戰夜眼裡升起星光:“所以你打算動用標本?”

傅懿謙道:“當然,先救溪溪,以後再做標本。”

“好,我馬上回來。”

電話掛斷,薄戰夜冷冷盯著白莞兒,如同看死人一樣的眼神,對一旁警員吩咐:

“她已經完全康複,帶她回監獄。”

白莞兒一怔。

剛剛她能感覺到薄戰夜的無奈和動搖,他根本不敢殺她。

如果解藥真的冇有辦法,他也極有可能答應她的條件。

可是!

他現在居然要把她送回監獄,那周身冷寒氣息無不代表著她的淒慘後果!

“不……你不談解藥的事了嗎?你不能這樣!”

薄戰夜冷嗤一聲:“你想太多,解藥已經找到,你可以買下整個帝國的私人藥物,卻買不了醫學院。

以後,我會讓你自己嘗受你所種下的苦,在監獄裡痛不欲生。”

丟下話語,他徑直離去。

那意思是……要給她喂那個毒藥?

“不可以!夜哥哥你不可以那樣對我!你不要走!

啊!你們放開我,放開……”

任憑白莞兒怎麼叫,警員都強製帶著她回警局,薄戰夜從始至終也冇有回一下頭。

那般決絕,冷然……

也那般輕鬆,釋然。

好在能找到解藥,小溪冇事,不然……

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假象。

此刻治療室裡,傅懿謙看著躺靠在床上的傅溪溪,柔聲說:

“薄九已經信了,你放心,我會儘快想辦法找到真正的解藥。”

傅溪溪揚起淺淺笑容:“嗯,謝謝哥,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哥!”

“少耍嘴皮子,我可不像薄九一樣喜歡甜言蜜語,隻想看著你平安健康。

若你之後有任何不舒服,隨時告訴我。”

“好,你放心吧!”

……

為了讓薄戰夜真正相信,傅溪溪洋裝做了一個手術,之後又當著他的麵喝解藥。

薄戰夜再一次被欺騙。

不是因為智商不夠,而是沉靜於傅溪溪得到解藥的喜悅中,也從未懷疑傅懿謙。

但他似乎忘記,傅溪溪之前的病情,傅懿謙也是隱瞞自己。

……

第二天,白莞兒便進行開庭審理。

她當堂推脫責任,將罪名逼到阿嬌身上:“是阿嬌做的!不是我!真的不是我!你們可以找阿嬌詢問,阿嬌她自己會承認的!”

“你們誤會我,誤判我了!”

“我要抗議!抗議!”

激烈極大的聲音飄蕩在空氣中,女人那麼弱小,那麼可憐。

在場的法官和助理互看一眼,有些為難。

這場法庭是傅懿謙和薄戰夜同時要求開的,他們的責任便是直接判刑。

但整件案件罪證並不多,這個女人看起來又楚楚可憐,真能做出那麼狠毒的事情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