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11章

-

說完,他又補了句:“你很幸運,全車僅有兩個倖存者。”

蘭嬌眸色微暗。

他那話好似在說活著的人不該是她。

又或者……相安無事的人該是傅溪溪。

她抿了抿唇,問:“找到溪溪了嗎?我昏迷時聽護士們聊了很多。”

薄戰夜氣息冷沉:“冇有。我過來是詢問你上車前後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?那輛車,極有可能也是白莞兒吩咐人動的手腳。”

蘭嬌秀眉皺緊,白莞兒這麼瘋狂?不僅綁架傅溪溪,還想置他於死地?

她仔細想了想,輕輕搖頭:“冇有,我第一次坐大巴車,比較抗拒,上車後都在盯著外麵看,冇怎麼注意車裡。

而且如果真是白莞兒買凶殺人,她不會那麼蠢露出馬腳,我想,車子引燃爆炸,無法查任何線索,就是最好的證據。”

薄戰夜很讚同她的話語,冷凝說了句瞭解,便轉身朝外走去。

蘭嬌看出那背影裡的落寞,孤寂,失望,應該是幾天來打擊過多,想從她身上找什麼線索,結果又是失望。

她快速開口道:“九爺,讓我參與查詢溪溪吧!或許我會有發現。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,轉身,狐疑不信望向她:“你?”

蘭嬌輕輕點頭:“嗯,好人無法.理解壞人的思維,我曾經也做過那樣瘋狂的錯事,站在壞人的角度去想,比較容易能猜到蛛絲馬跡。”

薄戰夜眉宇微挑,片刻,掀唇:“好,給你一個機會。”

蘭嬌細細說道:“白莞兒先是婚姻無法得到她想要的答案,之後又因為下藥,被你和傅懿謙懲治,判刑,她心裡無比不甘,憎恨,在那種崩潰又絕路的情況下,隻有兩種想法。

第一種:你死我亡,誰都不好過。

第二種,反敗為勝,絕處逢生,換取重新來過的機會。

但,已經過去七天她也冇有露麵,再加上知道你對她的恨意厭惡,清楚自己冇有機會,應該會自動放棄第二種。

所以,她現在肯定帶著溪溪藏在什麼地方,進行某種報複,畢竟她不會輕易殺死溪溪,隻會折磨溪溪,以得到滿足感和瘋狂欲。

最有可能的是找人羞辱溪溪,把溪溪變成破花殘留,摧殘意誌,讓溪溪身心備受煎熬……”

說到最後,她的聲音越來越低,越來越小,因為男人的氣息隨著每一句話落下,格外冷凝覆冰!

似北極,如寒冬!

蘭嬌快速停住,轉移話語:“白莞兒能從監獄逃出去,且在光天化日綁架溪溪,還在整個帝城消失無蹤,說明她背後有強大的人手和策劃,可以反偵察,還能受到保護。

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承認黑暗勢力是存在的,也是超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強大,他們想做什麼,比站在陽光下的人更有優勢,更容易得手。

還有最糟糕的是,如果逼得太急,白莞兒可能直接痛下殺手。

所以,靠官方組織和黑市已經不太可能,唯一找到白莞兒的方法,是你。

隻要你有足夠的辦法讓白莞兒信任你,願意和她在一起,且既往不咎,她會出來的。”

薄戰夜麵色變得越加深重。

因為他不得不承認蘭嬌所說的話很有道理。

人瘋狂起來時,遇鬼殺鬼,何況是白莞兒本來就是那樣一個瘋子?

但,有什麼辦法能讓白莞兒相信?

……

一天後,薄戰夜召開記者釋出會。

站在鎂光燈下,他西裝革履,身形修長,英俊麵容如鬼斧神刀。

他一字一句宣佈:“小溪的消失,是我一個人的錯。在與白莞兒婚姻期間,還與小溪糾纏,以至白莞兒傷心欲絕做出錯誤行為,以及綁架小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