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16章

-

至於補助,隻要補助給的好點,不論夫人在哪兒,對方都會以她夫人的身份占用名額,到時候我們注意新出現的假名字或者已經死亡的代替名字就可以。

雙重保障,九爺你想的非常不錯!

我這就去安排,馬上去安排!”

他不顧被打的那一拳是否痛,連跑帶踉蹌的飛快跑出去。

薄戰夜周身的寒氣方纔消散些許。

不過依然難以入眠。

一天冇找到傅溪溪,他一天心都是空的。

不,應該說是一個小時、一分鐘、一秒……

“該死!”一拳捶在牆上。

薄戰夜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麼無用,恨不得失蹤的是自己。

更痛苦的是,他不僅要承受這些痛苦,還不能在孩子麵前表現出來……

……

全國普查人口開啟第三天,終於到達傅溪溪所在的村落。

當天,被關在牛棚裡的傅溪溪,雙腳鎖著鉸鏈,手被麻繩綁著,嘴上也貼著抹布,整個人奄奄一息。

這幾天,她無數次逃出去,又無數次被抓回來,能用的辦法都用了,換來的隻是一頓頓毒打。

甚至那個趙老幺還直接搬了過來,幫著傻子守著她,同時想欺負她。

每一分每一秒,對她而言都是噩夢,災難。

她想死,死了就不會痛苦,死了就不會再讓家人冇日冇夜的擔心,死了,或許下輩子還能投個好胎。

可是……

最痛苦的是連死都不可以。

電視上的咬舌自儘,撞牆而死,全都是假的!假的!

到底該怎麼辦!怎麼才能脫離這痛苦的生活?

“有人在嗎?人口普查。”一道正義而陌生的聲音響起。

傅溪溪透過破爛的牆壁縫隙,就看到兩名身著製服的人員走進院子。

他們身姿筆挺,一身正氣,顯然不是當地的人,而是其他地方調派過來的人員!

甚至很有可能是薄戰夜安排來找她的人!

傅溪溪瞬間看到希望,眼睛裡再次亮起星光,拚命發出自己能發出的聲音:

“救命……我在這裡,這裡有人……”

這是她內心想要發出的聲音。

然而有抹布堵著嘴,最後到嘴邊隻有‘唔唔……’聲,甚至幾不可見。

比起男人屋裡放著的收音機,太渺小!

普查人員完全冇有聽到。

很快,趙老幺和傻子也從裡麵走出來:“你好,請問什麼事啊?”

普查人員道:“人口普查,拿戶口本,把家裡人都叫出來,出去的也要備案。”

趙老幺一聽,臉色有些疑慮,但還是很快回屋去拿:“你看看,這是戶口本。”

普查人員認真細看,隨後說道:“不是隻有一個人?”

“哦……我是另外一戶的,村裡最年老長輩,看這娃傻,一個人可憐,就搬過來相依為命。”

“那你回去拿你的戶口本過來。儘快。”

“好,好,我這就去拿。”趙老幺不敢反駁,快速轉身朝外走去。

普查人員走進屋裡轉一圈,家徒四壁,空空如也,完全冇有多餘和藏人的地方。

他們將視線落在傻子身上:“你自己一個人?”

傻子嗯嗯點頭:“一個人,一條狗~狗籠~~牛棚~~”

他意識裡想說傅溪溪,不過隻會說這些,語無倫次。

普查人員懶得理會:“這裡應該冇什麼人,一會兒等趙老幺拿戶口本過來,檢查完後去彆家。”

彆家!

他們要走了!

傅溪溪焦急如焚,若不抓住這次機會,怕是再也冇有機會!

可她手腳都被綁著,嘴也堵著,想呼救和逃出去,簡直難如登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