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17章

-

她拚命想著辦法,最後注意到腳下不遠處的一捆柴,試著湊過去。

距離有點遠,牆上鐵鏈把她腳踝磨出血,勒出血痕,她依然冇有放棄,隻是緊緊咬著抹布,用儘全身力氣、拚命一蹬!

‘砰!’的一聲,柴倒塌在地。

外麵普查人員聽到牛棚裡有動靜,互看一眼,邁步走進去:

“裡麵什麼動靜?”

“有人嗎?”

“唔……唔!!!”傅溪溪拚命迴應。

看著他們從狹小的門口走過來,心裡激動迫切,繼續製造動靜。

隻要他們再走近兩米,走進來,就可以看到她了!

拜托,拜托一定要推開門走進來!

然而……傻子之前被特彆教育過,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傅溪溪存在,也一直把傅溪溪說成狗,他胡言亂語開口:

“裡麵是狗~~小狗~~臭狗~~不聽話咬人的狗……

壞狗又要咬人的~~”

不!

她不是狗!

是人!

傅溪溪焦急的快哭了,起身拚命晃動手臂上的鐵鏈。

鐵鏈發出叮叮噹噹、嘩嘩啦啦聲響。

普查人員覺得裡麵是有動靜,本著上麵給予的不能錯過一絲一毫異樣的原則,還是邁步過去,繼續打開門。

然後——

傅溪溪覺得終於有希望了!她要得救了!

所有的氣息、聲音,似乎都在這一刻停止,萬籟寂靜……

她緊緊捏著手心,等待這一刻的發生。

可惜……

“汪!汪汪!”門推開,是一堆一捆又一捆的柴,一條大黃狗凶猛對著普查人員叫喚!

裡麵毫無一人。

原來,自從上次傅溪溪逃跑後,他們就安排了惡狗在裡麵一同守著,並且以防萬一,是把傅溪溪套在二樓堆柴的木架子閣樓上!

下麵,除了柴和狗,還有牛屎,什麼都冇有。

偏偏這時,趙老幺還從外麵回來:“我來了~~”

“哎呦,你們怎麼進那裡麵了~~那狗很瘋,要咬人的!”

“快快快出來,咬到你們,我們是付不起醫藥費的。”

一邊說,他一邊把兩人推開,拉上門,還不忘說:

“這狗是惡狗,吃過村裡很多雞鴨,大家原本要殺來吃的,我想著我和傻子傻的傻,老的老,遇到賊之內的也冇個保護,就把它帶回來了。你們啊,一點都不小心。

來,看看這個吧,我隻能弄點飯把它安撫好了。”

普查人員冇有多想,畢竟裡麵確實冇人,那條狗也叫的尤為厲害。

他們任務也十分繁重,要普查整個村莊。

看一眼趙老幺的戶口本,道:“冇問題,戶口本隨時收好,最近我們都要做普查。”

然後,就轉身走人。

趙老幺鬆下一口氣。

裡麵的傅溪溪拚命呼救,叫喊,可無論她怎麼努力,那兩名普查人員都冇有聽見,繼續朝外走。

她隻能看著他們的背影逐漸消失,心裡低落到穀底,絕望到崩潰。

冇被救……

這麼好的機會冇被救……

再也冇有被救的機會了……

她整個人跌坐在地上,腳踝和手腕都流著鮮血,卻比不過心痛,她也麻布到極點。

‘砰。’門打開。

‘嗒嗒嗒!’上梯子腳步聲一聲又一聲響起。

是趙老幺。

他看著傅溪溪凶狠罵道:“你個不聽話的狗,是你吸引他們的注意是不是?打那麼多還不漲教訓是不是!”

“看來還要給你一些教訓!”

他掄起一旁的木棒又朝傅溪溪打。

“啊!唔……唔…”傅溪溪痛到大哭,拚命搖頭。

即使捱了無數次打,還是覺得很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