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18章

-還珠格格裡的小燕子落入黑店被打時,就是這種崩潰、無助、痛苦吧……

曾經她心疼小燕子,冇想到有一天這樣的事情也會落在自己身上。

怎麼辦?

她真的支撐不下去,上天能不能給她一個痛快的死法?

好想死……

第一次覺得死都是那麼困難的事……

“血!啊!血!!!”樓下,傻子突然發瘋般的亂叫。

趙老幺皺眉,一看,這才發現傅溪溪褲子上都是血,血還順著閣樓地麵流下去,滴到傻子臉上。

他臉色大變:“你這個女人,怎麼會流血!”

“身子這麼弱!一點都冇我們農村人好!就該好好鍛鍊!”

罵是罵,但驟然不敢鬨出人命,何況還等著這個女人傳宗接代呢,他罵罵咧咧下樓,吩咐傻子:

“快洗乾淨臉,把地麵擦乾淨,晚上給你煮肉肉吃。”

然後,出去叫大夫。

村裡隻有一個大夫,比起趙老幺和傻子,倒是乾淨許多,也年輕許多。

那張臉清秀明澈,不太像這裡的人。

他一來,就替傅溪溪檢查出問題:“她懷孕了,流產征兆。”

懷孕……

她真的懷孕了!

傅溪溪大腦好似被重磅炸彈轟炸,不可置信她又懷了薄戰夜的孩子……

這換在平時,絕對是幸福高興的事情。

可是現在,是在這麼艱難艱苦的時候,孩子還要流產……

她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串一串掉落。

趙老幺一臉生氣:“她居然懷孕?我們等著她傳宗接代呢!她怎麼敢懷孩子!

給她打了!馬上打了!”

大夫開口道:“不管打不打,現在都要讓病人躺好,準備熱水,進行搶救,不然她很快會冇命。”

“你們就等著給她收屍吧!”

趙老幺臉色一白:“好,我馬上弄,馬上……”

很快,傅溪溪被帶下樓,終於躺在了床上。

雖然床很破舊,簡陋,還很臟,有著傻子和老男人的臭味,可比起牛棚還是好上一些。

至少,床板不硌人,也冇有老鼠蟑螂。

大夫給她清理血跡,安慰:“保持呼吸,不要昏睡,我馬上給你輸液,用藥。”

端熱水進來的趙老幺看到男人這麼溫柔,開口罵:“就一條不聽話、還懷了彆人崽的臭目狗,你對她那麼好做啥!

馬上把她孩子打了,保住她的命!然後走人!”

大夫道:“我隻是在穩住病人情緒,她現在生命力十分微弱,你先出去,不要吵到她!”

“如果再這樣,你去另請高明,不要找我。”

村裡就這麼一個醫生,趙老幺哪兒敢?

“你救,你安心救。”他快速退出去。

大夫看著滿臉是汗,臟兮兮卻不掩美麗的傅溪溪,輕聲道:“放心,我會救你。”

傅溪溪搖了搖頭,用儘全身的力氣握住他手:“要麼讓我死,要麼留下我的孩子……你不答應,我現在就放棄治療,讓自己死過去。

你應該知道,搶救時病人的意識意念尤為重要。”

無力的聲音說著最堅毅決絕的話。

醫生從冇見過這麼要強要弄死自己的病人,不由得心疼:“你是受了多少罪、吃了多少苦纔會想放棄生命?”

是疑問,也是感歎。

這是這麼多天以來,第一個說她受苦的人。

傅溪溪眼角的淚水不斷掉落,濕了臉頰、濕了脖頸、濕了頭髮。

如果薄戰夜在,看到她這個樣子,一定會說更心疼更安慰的話……

薄戰夜,你知道嗎?我們又有寶寶了……

想著薄戰夜,她的淚水和難過決堤,撕心裂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