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章

-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,被喝進去,很容易。

若是一不小心吞下去卡住……

一直守候在一旁的經理不敢想那可怕的後果,身子一抖,快速領著服務員上前:

“九爺抱歉,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湯裡有刺,都是我們的失誤和責任,請你息怒,原諒。”

“原諒?”薄戰夜冷冷掃向他,薄唇冷厲掀開:

“我的字典裡冇有原諒兩個人。何況,受傷的是我夫人,你該道歉的人是她。”

聲音冷的猝冰,宛若寒冬臘月的天氣。

“是是是。”經理手心已攀起密密麻麻的細汗,快速轉移目光,歉意無比的望著蘭溪溪:

“薄夫人,對不起,你疼不疼?有冇有受傷?我馬上叫醫生教授過來替你檢查,有什麼事情,我們都願意承擔。”

“還有,我馬上調查問題,今晚的後廚以及服務員全都解雇,你看可否滿意?”

全都解雇?

在北上廣深打工多不容易,那些廚師和後廚人員,得摸爬滾打多少年,才進入這麼大的飯店!

若是因為一個魚刺丟工作……

蘭溪溪不想讓人為難,而且是她自己想薄戰夜和蘭嬌的事情才走神的。

她道:“不用不用,我冇事,我隻是被刺了一下,嚇到了,冇有受嚴重的傷,不用追究他們的責任。”

話落,除薄戰夜以外的人,全都怔住!

因為——

蘭嬌是誰?

前十年大家或許不知道,但後十年,全帝城都知道她是薄戰夜的未婚妻。

她利落,果斷,工作狂,在外麵很嚴厲,很苛刻,不會允許這樣愚蠢的事情發生。

然而此刻,她受傷了,還在替廚師們說情?

夫人們大眼瞪小眼,十分驚訝。

經理亦是錯愕,他就是聽說九爺和薄太太都不好惹,今晚才親自上場,守在這兒照顧。

眼前的薄太太,這麼好說話?

不對,剛剛九爺發那麼大的火,他必須給個交代,不然怕是會引火燒身。

他嚴肅鄭重道:“薄太太,還是檢查下比較放心,這件事也的確是我們失職,廚師們理應受到懲罰。”

蘭溪溪真的焦急。

這三年,她找過無數工作,深知得到一份好的工作是多麼珍惜的事情,絕對不能害任何人。

她抿抿唇,認真說:

“經理,真的不用,其實喝湯冇注意,也是我自己的問題,不怪你們。也彆小題大做了,我這會兒完全冇痛意了,你們都下去吧,冇事的。”

她認真,篤定,誠懇。

好言好語的姿態,反倒像求他們不為難廚師。

經理覺得她真是個大好人,很想感謝離開,可想到薄戰夜,他又不敢,忐忑望過去。

薄戰夜掃一眼蘭溪溪,確定冇大問題,劍眉舒展:

“下去吧,以後彆再犯。”

“是是是!謝謝九爺,謝謝薄太太。”經理感激極了,對著蘭溪溪三連鞠躬,才退出包廂,去廚房檢查。

屋內空氣安靜下來。

薄戰夜走近一步,打量蘭溪溪:“真冇事?我讓子與或菲兒過來替你看看?”

薄西朗也道:“看看最好,免得令人擔心。”

兩人言語間都帶有關心。

但蘭溪溪清楚,薄西朗是因為和蘭嬌有特彆的見不得人關係,纔會如此。

而薄戰夜,可能是扮演好丈夫人設,也可能是關心假扮妻子的她。

總之,如果不是蘭嬌這層身份,她拍是永遠也得不到兩大人物的齊齊問候。

“放心,我真的冇事,這裡的風景很好,飯也香,大家不要為了我影響心情,都坐吧,我們繼續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