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2章

-薄戰夜全程臉色緊繃,清雋尊貴的表麵下壓抑著萬般情緒。

當飛機落在地平線,他第一時間下飛機,前往小村莊。

這座小村莊靠近沙漠,極小極偏僻,又極其難找,路況很難。

到達地點時,已經是夕陽西下,傍晚時分。

薄戰夜終於看到四個月未見的妻子——傅溪溪。

此刻她正蹲在院子裡打理花草,一身粗布麻衣,小臉兒素淨,好似一個不染世俗的世外女子,簡單閒靜。

火紅的夕陽照應著她與花草,如同畫家手下一副精美的油畫。

四個月不見,恍若昨天,又恍若太遙遠。

他心中湧動著海浪翻湧,風捲雲起,箭步邁過去:“小溪!”

兩個字,沙啞沉重,帶著顫.栗。

傅溪溪下意識轉眸,就看到朝她走來的男人——身形修長,俊逸不凡,高貴氣質好似穿越而來的貴族王子,不屬於這個世界。

最尤為驚人的是那張巧奪天工的臉,一眼令人驚豔。

她錯愕起身:“你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就被男人狠狠擁入懷中,他寬大手臂和昂藏身軀抱得極緊,濃烈荷爾蒙氣息讓她闖不過氣。

這對於薄戰夜來說遠遠不夠。

天知道這些日子有多擔心她,擔心她出事!

天知道他有多想她,想的身體發疼,五臟六腑發痛!

他緊緊抱著她,感受著她的存在和氣息,字字低沉道:

“小溪,你有冇有事?”

“抱歉,是我冇照顧好你。”

“對不起,這麼晚才找到你。”

“我以後再也不讓你遇到危險,寸步不離。”

哽塞,哽咽。

千言萬語,都包含在這簡單的幾句話裡。

傅溪溪感覺到男人濃濃的情愫,心裡莫由來一陣酸澀酸楚。

她僵怔幾秒,纔回過神,試著推開他:“先生,你誰啊?”

薄戰夜高大脊背一僵:“……”

他是聽錯了還是聽錯了?

她居然問他是誰?

就連後麵的莫南西也怔住,九爺苦苦尋找這麼久,換來的隻是夫人一句你誰?

他上前焦急說道:“夫人,九爺是你老公啊。你彆開玩笑了,知道九爺這些日子有多辛苦,為找你快丟掉半條命嗎?”

傅溪溪推開薄戰夜,望著兩人細細打量,黑白分明的眼睛裡滿是認真,最後又全是茫然:

“抱歉,我真的不認識你們,你們是不是眼瞎認錯人?”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到底是誰眼瞎!連自己的老公都不認識!

他快哭了……

薄戰夜太過深邃深沉的眸子卻湧動著暗沉波濤,表麵倒是平靜,道:

“跟我回去,我帶你去醫院檢查。”

“不行……這裡就是我家,我不走。”傅溪溪轉身想往屋裡走。

薄戰夜一把拉住她手腕:“聽話!我的確是你老公。”

“不,你不是,我不信。”彆說他們這天差地彆的氣質和感覺,就是看樣子也不像啊。

“你三十歲了吧,我才這麼小,這麼會有你這麼大老公?”

“你放開我,放開我。”

“陽哥,陽哥!”

從外麵趕回來的左亦陽聽到聲音,飛快丟下揹簍,跑回進院裡,一把推開薄戰夜,將傅溪溪保護在身後:

“你們是誰?不要碰我家溪溪。”

薄戰夜聽到那一聲‘陽哥’,再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,瞳孔如同八級地震。

比聽到傅溪溪消失還要震撼。

他擰著眉,目光異常犀利:“他是誰?”

傅溪溪其實還冇答應左亦陽的求婚,但此刻男人周身危險的氣息讓她莫名害怕,便開口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