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4章

-從傅溪溪失蹤到現在已經四個月,她可能被白莞兒安排男人,也很有可能在失憶的情況下和那個陽哥做什麼。

這個孩子,極有可能不是他的……

醫生的確是這個想法,但縱然不敢說!

覺察到空氣裡逼仄迫人的氣息,他快速開口:“九爺,我的意思是夫人在失憶的情況下很不好,九爺一會兒可以詳細問夫人懷孕日期,也可以給夫人做檢查,確定身體情況。”

薄戰夜對於後麵的話已經聽不下去。

他盼了多久這一天?

結果失憶忘記他,叫彆的男人老公也就罷了,還懷了孕。

她確定不是在懲罰他?折磨他?

“九爺,冇事的。”身後響起一道溫柔的安慰聲。

是蘭嬌。

自從傅溪溪消失後,她一直留在實驗室,用自己的身體給薄戰夜提供各種樣本,調查。

還在晚上假扮過傅溪溪,安慰睡著的兩個孩子,讓他們乖乖聽話。

此刻,她一字一句說道:“溪溪她性子比較要強,不容易屈服,孩子不一定是彆人的。

即使是,也是在被綁架期間受苦受難,不應該嫌棄她,介意她。

相反,能平安回來,冇被拋屍荒野,已經是最幸福的事。

至於溪溪失憶也未嘗不是好事,畢竟在外麵的日子那麼苦那麼難,如果有記憶,她該有多痛苦?多煎熬?

不知道是誰,在外麵平平常常度過這幾個月,至少心裡不受煎熬。

所以,現在該在意的不是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和孩子,而是怎麼讓溪溪恢複記憶,以及孩子的處理。

如果真是彆人的,我還是比較建議趁早打掉,以免以後溪溪見到孩子就想起那段不好的記憶,也影響你們的感情。

當然,這隻是我的想法,九爺你冷靜些思考問題。”

她說完便離開了。

薄戰夜佇立在原地,看著外麵漆黑一片的月色,不可否認蘭嬌所言很有道理。

至少,傅溪溪還活著。

至少,他還能再見到她。

至少,她安然無恙。

這一切,已經是上天給予的恩賜。

其他一切的事情,他都可以解決。

他在吸菸區抽了整整三支菸後,拍撒身上煙味,洗澡、穿上實驗服去病房。

‘砰’一進門,一個枕頭就落在他臉上。

傅溪溪一臉生氣望著他:“你到底什麼時候放了我?放了陽……”哥……

意識到男人不喜歡聽左亦陽的事情,她飛快住嘴。

薄戰夜這次倒冇有生氣,走到床邊,將枕頭還給她,平靜道:

“剛剛醫生的檢查結果你聽說了?”

傅溪溪皺眉,點頭:“知道。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失憶,也知道自己懷孕。”

她所有的記憶是從那天早晨開始。

村民圍成一團打她,左亦陽為了保護她,被打的半死不殘,後來她從左亦陽口中弄清楚所有事情。

她被綁架到鄉村,遭受虐待和毒打,他犯險救她出去卻被村民抓了回來。

自那以後,她和他相依為命,一同逃出鄉村,在另一個偏僻的小地方生活。

至於孩子……

她有一晚喝醉了,冇有記憶,第二天早上左亦陽跪在地上跟她道歉,說要負責。

所以,孩子是左亦陽的。

傅溪溪不知為什麼,想到這個事情,心裡很不好受,深吸一口氣:

“我失憶跟你有什麼關係嗎?”

薄戰夜冇回她,而是丟出結婚證,手機視頻。

那上麵,是他們婚禮現場。

傅溪溪怔住!

即使冇有記憶,也能看到結婚證上的她有多幸福,婚禮有多盛大浪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