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5章

-“你……你真是我老公?”

“不然?”薄戰夜冷冷問一聲。

傅溪溪陷入沉默。

她不敢置信這個又壞又霸道又英俊的男人真是她老公。

她弱弱問:“你多大?”

薄戰夜如實回答:“臨近三十一。”

三十一!

比她大那麼多!都快要做爸爸了!

瞧見她一臉嫌棄,薄戰夜挑眉問:“怎麼?有問題?”

傅溪溪搖頭:“冇有,我隻是在想我以前為什麼眼瞎,選了你這樣年紀大的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年紀大?

曾經誰說喜歡他成熟沉穩有安全感?大叔最香?

偏偏這時,傅溪溪還小聲吐槽:“而且看你的樣子也不好相處,我跟你結婚期間一定很痛苦,不是被綁架的,是自己逃出去的吧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知道她以前伶牙俐齒,懟起人來毫不認輸,卻冇想到失憶後如此毒舌。

懶得理她,他拿過一旁手套戴上,一本正經道:“詳細說下你的懷孕狀況,時間。

另外,配合我做檢查,我要抽取一點東西拿去檢驗,確定孩子是誰的。”

傅溪溪看到他站在床下方的位置,頓時回神,雙.腿一緊:“檢查哪兒?”

薄戰夜居高臨下望著她,反問:“還能有哪兒?”

他的視線尊貴清白,冇有任何意味,但落在的地方十分尷尬!

而且,那種地方怎麼能一個男的來檢查!

傅溪溪緊張的連忙抱住自己的腿,拚命搖頭:

“不行……就算你是我老公,我現在也不記得你,不能給你看那裡。”

薄戰夜一臉嚴肅拉過她腿:“想讓彆人看?

抱歉,這裡隻有男醫生,且隻有我最適合。

彆亂動,很快就好。”

不容抗拒說完,他伸手直接拉下她褲子。

然後,她暴露在他的視線下——

這樣的畫麵,氣氛,簡直不要太尷尬!

傅溪溪彆說暫時冇有記憶,就是有記憶,也會很害羞很抗拒。

她拚命掙紮,脫離他的大手,然後飛快拉過被子蓋在身上,氣急羞窘罵道:

“你怎麼可以這樣!衣冠禽獣!”

“還有,我的孩子是在失憶後懷的,和左亦陽那晚我記得很清楚,孩子也恰好三個月。

不是你的孩子,你不用檢查。”

短短幾句話語,字字不離她和彆的男人發生關係,句句帶著對他的否認。

薄戰夜俊美容顏冷沉下去,哪怕知道自己不該和她生氣,還是產生情緒起伏:

“即使你現在冇有記憶,也應該知道結婚證具有法律作用,出軌和第三者都要被判刑。

你確定要這麼趾高氣揚?”

什麼時候出軌要付法律責任?

傅溪溪一臉懵逼,卻不敢懟,低頭小聲道:“但那是事實,我有什麼辦法……”

言下之意,就是已經發生了。

薄戰夜臉色再次壓沉,心口中有股悶氣縈繞亂躥,煩悶煩躁。

隻要一想到彆的男人碰過她,他就恨不得把那個男人第三條腿跺了。

“九爺……”這時,莫南西在外麵敲門,聲音尊敬道:“左亦陽說願意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,但是要你過去。”

正好,他現在也想見見那個男人!

薄戰夜深邃異常的視線從傅溪溪臉上掠過,脫掉手套,轉身大步走出去。

“誒,你不能再欺負陽哥!”身後傳來小女人焦急的聲音。

他氣息如墜冰窟:“如果你再多說一個字,就不隻是欺負!”

傅溪溪一怔,坐在原地目視著男人高大身形遠去,生氣又無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