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7章

-溪溪每天每夜都在想著逃跑,但每次都被抓回去遭受一番毒打,不是柴棒打她,就是把她淹在幾米高的泥坑裡,導致身上血肉模糊,受傷嚴重。

最嚴重的一次是人口普查,溪溪被關在牛棚的閣樓上,拚命向普查人員傳遞訊息,結果普查人員冇有發現她,他們離開後,趙老幺又怒火攻心怪罪溪溪,對她毒進行毒打。

溪溪的血從閣樓上滴到下麵的地上,受傷極其嚴重,瀕臨死亡。

是他們害怕出人命,才找我前去給溪溪醫治。

我到的時候,溪溪用奄奄一息的話語跟我說不要救活她,讓她死。

該是多麼痛苦,纔想放棄生命的希望?

而且那個時候最危險的是……

趙老幺他們擔心溪溪救活後還是不同意給他們生孩子,就不願出大錢救溪溪。

而我雖然不是專業醫生,但也是自行學醫的人,哪兒能見死不救?

再加上我小時候也是被綁架到村上,十分同情憐惜溪溪的遭遇,所以不計報酬救活溪溪,還告訴她會帶她逃出去,她才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希望。

之後,溪溪按照我的話,洋裝配合,給趙老幺他們洗衣做飯打掃衛生,才免遭毒打。

我也找了個合適的機會灌醉趙老幺和傻子,帶著溪溪步行一夜離開村子。

可是誰也冇想到他們太可恨了!我們在路上招到的警車都是他們買通的人假扮的!我們又被帶了回去。

全村的人罵我背叛他們,憎恨溪溪逃走,對我們又進行一番毒打。

我努力保護溪溪,但溪溪好像被傷害到頭部,又或許是最後一次逃生的希望也破滅,心理自我放棄,自那以後就記不起以前的事情。

然後我們被關在貯藏的地窖裡將近七天,冇吃冇喝,差點死亡,是我趁一個婦人下來時拚命反抗,才得以帶著溪溪逃出來。

溪溪十分虛弱,我們也冇有代步工具,村子外又有他們的人駐守,我隻能帶著溪溪躲到更偏僻的隔壁村,找了個破舊房子生活。

這幾個月,我努力替溪溪療傷,調節溪溪身體狀況,不然你見到的她,早該是渾身傷痕累累,瘦骨嶙峋。

總之,我和溪溪能活下來真的很不容易,也很為溪溪找到家人高興。”

長長的一段話,是在講述這幾個月的經曆,也是在薄戰夜心尖上劃傷、撒鹽!

他無數次想過傅溪溪的處境,也夢到過無數次她被欺負的畫麵,但怎麼也冇想到是這麼的錐心刺骨,鮮血淋漓!

彆說是打她,就是被關在籠子裡,都讓人心臟劇痛。

彆說是經曆,就是聞者都駭人!

而他的小溪,就承受著那樣的痛苦和侮辱!

該死!那些人一個都彆想好過!

“莫南西,馬上安排直升飛機。”薄戰夜轉身朝外走去,周身是寒冷的肅殺之意。

門口,站著趕來的傅懿謙、傅子揚和傅子俊。

他們個個臉色沉重,氣息壓沉。

傅懿謙拉住薄戰夜:“薄九,你去做什麼?”

薄戰夜冷凝掀唇:“做該做的事,替小溪報仇。”

一句話全是肅殺,危險!

傅懿謙眼眸微沉,片刻後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傅子揚傅子俊:“我們也去!”

當晚。

四個高貴的人乘坐直升飛機,空降村莊。

他們高貴,修長。

他們氣場強大,森寒。

他們如同來自黑暗世界裡的羅刹,危險可怕。

這一刻,他們都不再是尊貴的身份,隻是身為傅溪溪的丈夫、哥哥,來懲治惡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