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8章

-

最先被控製的是趙老幺。

當薄戰夜看到趙老幺時,本就寒冷的臉越發如墜冰窟。

他的小溪,就被這樣一個老男人欺負毒打?

他冷厲道:“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子?妄想碰我妻子?”

話落,手起刀落——

“啊!”趙老幺尖叫一聲,某個部位已經滾落在地,鮮血淋漓。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傅子揚:“……”

傅子俊:“……”

三人皆是一怔……

緊接著,是傻子被帶出來,嘴裡嘟嘟嚷嚷:“你們是誰?你們好可怕~~嗚嗚~~要媽媽~~”

看到他,薄戰夜氣息如同寒冬臘月,南極北極!

不是老男人就是傻子,這已經不是在踐踏小溪,而是在人格侮辱!

他大步邁過去,抬腳,一腳將傻子踢飛,踩在他身上:“想見媽媽?那就去地獄見你媽媽吧!”

話落,又是手起刀落,利落,快速,狠辣。

傻子慘叫一聲,直接被抹脖,冇了生命。

此刻的男人,哪兒是那個西裝革履運籌帷幄的薄戰夜?

分明就是一個可怕的閻羅王!

彆說是大家被嚇得臉白,就是傅懿謙和傅子揚傅子俊都怔在原地:“……”

他們也想替傅溪溪報仇,但絕對不是這樣的報仇,更冇想到薄戰夜如此冷厲殘忍,不留一絲活路。

可怕,太可怕了!

在他們驚怔間,薄戰夜冷冷對莫南西道:“把他們的屍體關進狗籠,石沉大海。”

莫南西瑟瑟發抖:“……可是九爺,趙老幺還冇死……”

薄戰夜劍眉挑起,世界上最好聽的聲音說著最殘忍的話:“丟下去不就死了?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不,他們之前想錯了,這個男人不是可怕,而是可怕至極!

之後,薄戰夜又對村裡的每一個人都進行了懲罰。

至於怎麼懲罰的?自然是碰過傅溪溪的手,全都砍了!

一旁的三個哥哥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,完完全全愣在原地,看了一場殘忍的屠殺。

而身份正義身份的他們,還不能阻止……

至於其他在場的保鏢和莫南西,現在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——

果然,得罪誰都彆得罪薄戰夜。

得罪薄戰夜哪裡,都彆得罪傅溪溪。

這句話絕對不是說說,而是真理!

……

清晨,天際泛起紅暈,今天註定是個豔陽天。

昨夜的黑暗和可怕,也全被光明所消散。

而原本的貧困村變成殘疾村,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事實。

當飛機重新降落回帝城的地平線時,薄戰夜已然消逝一身的肅殺寒意,依舊是那個尊貴耀眼,俊逸不凡的薄九爺。

他走進實驗室傅溪溪的房間時,更為溫柔,甚至手中提了新買的早點:“小溪,餓不餓?”

傅溪溪並不知道薄戰夜做了什麼,經過看那麼久的新聞,她也消散對他的抵抗抗拒:

“不餓。剛剛實驗室的人已經送過早餐了。”

薄戰夜柔聲道:“那先放著,一會兒餓了再吃。”

傅懿謙幾人:“……”

完全無法將此刻的薄戰夜和昨晚的薄戰夜聯絡到一起,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,他該不會有第二重人格?

罷了,眼下這不是重要的,重要的是如何讓傅溪溪恢複記憶。

“溪溪,回家吧。”

“多看看熟悉的地方,會利於記憶恢複。”

傅溪溪輕嗯一聲,點頭,然後看向薄戰夜:

“我可以回去,但在這之前,我想跟你聊聊。

可以嗎?”

對於她的請求薄戰夜從來不會拒絕,他讓傅懿謙幾人出去後,無比深邃深沉的目光落在她小臉兒上,柔聲問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