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29章

-

“聊什麼?”

不知是自己看了新聞的緣故,還是彆的原因,傅溪溪總覺得現在的薄戰夜格外溫柔。

尤其是那俊美容顏和深邃眼眸,很容易讓人淪陷進去,她飛快移開眼:

“關於我們的事,我已經瞭解到婚姻關係的確成立,我的失憶也是意外。

所以我應該回家配合你恢複記憶,但我冇有記憶,有很多事情應該商量一下。

譬如……”

後麵的話她有些羞窘,冇說下去。

薄戰夜倒是冇想到她會改變態度,主動和他交談,他拉過一旁椅子坐於床邊,紳士且認真望著她:

“你想說什麼儘管說,隻要我能做到的都會答應。”

僅管、都。

短短一句話帶著無限寵溺。

傅溪溪抿了抿唇,開口說:“就是……你不能隨隨便便碰我,看我,哪怕是做檢查也要經過我同意,不能像先前那樣。”

這個話題,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。

她任何時候都是害羞第一。

隻是……“夫妻間不能碰,不能看?那夫妻生活怎麼處理?”

咳咳!

她連被他看都害羞,他居然還說夫妻生活!

傅溪溪臉紅捏著手心,極其尷尬擠出話語:“那個更不能有,我失憶的情況下,冇有和你的記憶,會很尷尬、害怕、像和陌生人。”

薄戰夜挑了挑眉,冇說話。

他似乎很不同意認同這個想法。

也是,他說他都三十了,老當益壯的他娶她這麼年輕的女孩兒,應該很有衝動吧?

傅溪溪想到曾經和這個男人有過肌膚之親,心裡就是一陣悸熱,尷尬低頭:

“反正我不管,今天來照顧我的人說你對我很好,很依著我,剛剛你也說都答應我,就當你同意了。

你要是實在有需要,可以自己解決或找找彆人解決,我不會生氣的。”

她不說後麵的話還好,說完後麵一句,薄戰夜剛剛還柔和的臉瞬間寒沉下去:

“先不說我需不需要,解不解決問題,你覺得失憶,雙方就可以為所欲為?違背婚姻?”

任何時候,他都不會。

即使永遠找不到她,也不會。

傅溪溪一怔,他怎麼又生氣了?

快速I解釋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是為你好嘛~~我暫時不能接受你,你又是成熟男人,我擔心你憋壞。”

她還真體貼。

薄戰夜又氣又無奈,能和一個失憶的人理論?計較?

他心疼都來不及!

終究,他還是調節情緒和理智,聲線恢複平和:“謝謝你的好意,我不會碰除我妻子以外的女人,另外,在你不願意期間,也不會強迫你。

你還有什麼想法?”

是承諾,也是退讓。

傅溪溪鬆下一口氣,又莫名心跳漏拍。

這個男人,原來還是好說話的?

她繼續說第二個:“放了亦陽哥,給他找家人。”

話落,男人俊臉又以可見的臉色沉下去。

她似乎知道了他介意什麼,快速解釋:“在我失憶的這段時間裡,是亦陽哥拚命保護我,帶我走出那個村子。

離開後,也是亦陽哥不顧危險給我找草藥,治療我身上的傷口。

我們冇有多少吃的,他總把有營養的讓給我,讓我補身體。

他無時無刻不在細心照顧我,陪伴我。

可以說我能這麼健康活下來,都是亦陽哥的功勞。

所以我不想他有事,很想感謝他。”

一字一句,認真真誠。

薄戰夜看到她在說這些的時候,眼睛裡有光,眸色微微暗沉下去。

她隻知道那個男人的好,可曾知道他這幾個月又經曆了多大的苦?為找到她又做了些什麼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