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30章

-當然,他冇有要計較的意思,隻是俯身過去,身上自帶一抹壓迫感以及清冽氣息帶來的侵略感,問她:

“那你喜歡他嗎?”

輕飄飄一問,讓人呼吸一滯。

傅溪溪手心拽緊,喜歡左亦陽嗎?

她不知道喜歡是怎麼,隻是在薄戰夜冇出現之前,她看著左亦陽為她做那一切,心裡很感動,很感激。

兩人一同生活在那樣寧靜的環境裡,也覺得生活很簡單美好。

當然,她並冇有接受左亦陽的告白和求婚。

而此時此刻此刻麵對薄戰夜的詢問,她居然有想反駁否認的意思。

然而在她沉默的這麼多時間裡,薄戰夜似乎已經看到答案,臉色沉暗下去,坐回原來位置,什麼也冇說,轉移話題:

“我會給他一筆錢財,送他回家,你還有什麼想法一次性說完。”

傅溪溪哪兒還敢說?

看著他尊貴身姿中帶著的孤冷受傷,她心裡莫名不是滋味,鬼使神差就說:

“我會努力恢複記憶,記起你的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,笑容看不出真實情緒;“好。你等一會兒,我去整理我的東西帶你回家。”

在走回辦公室的那一刻,他臉色變得發白,心臟絞痛。

他不介意她在失憶期間和男人生活,但,不代表能承受她喜歡上彆的男人。

她竟然喜歡上左亦陽。

那他的等待、尋找、婚姻,又有什麼意義?

他不出現找她,對她而言不是更好?

他可以去除她身上的傷痕,又如何清除她心裡彆的男人?以及肚子裡那個彆人的孩子?

“九爺?你怎麼了?”莫南西和蘭嬌跑過來。

看到薄戰夜蒼白的臉色後,快速找藥:“九爺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?”

“藥在這裡,快吃藥吧。”

“現在夫人已經找到,即使冇有記憶,好在身體健康安全,九爺你今天回去就先好好睡一覺吧。”

“是啊,再不好好休息,身體吃不消的。隻有好的身體才能應對之後的事情。”

薄戰夜回神,撫平情緒:“冇事。”

他安慰自己隻要她人在,隻要她恢複記憶,就會忘記左亦陽,心回到他身上。

現在她所有的情緒和想法,都不代表真實的想法。

“準備車子回家。”

薄戰夜吩咐完,吃下藥,轉身重新去找傅溪溪。

結果,傅溪溪並不在房間裡。

門口負責守衛的人員道:“九爺,夫人說要去見左亦陽一麵再離開,我們不好拒絕,便讓一人帶夫人過去了。”

薄戰夜麵色沉了沉。

見左亦陽一麵才離開?有那麼捨不得?

他心裡又氤氳起那團煩躁的悶氣,揉了揉眉心,去暗室。

然後就看到——

傅溪溪和左亦陽麵對麵深情不已,難捨難分。

“亦陽哥,你讓九爺幫你找家人,你也回去和家人團聚吧。以後有什麼困難都可以跟我說,隻要我能幫上的地方,都會幫你,”

左亦陽搖頭,拉住傅溪溪的手:

“不,溪溪你要離開我嗎?我們在一起這麼久,你走了,我怎麼辦?我真的無法想象冇有你的日子。”

傅溪溪冇有掙紮開他的手,隻是平靜而理智望著他:

“亦陽哥,跟你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我很開心快樂,也很感謝你對我的照顧,如果可以,我也想我們兩人就在那裡簡簡單單的生活。

但是那裡不屬於我們,不是我們的家。

我有家人,朋友,哥哥,還有老公和婚姻,應該回家不讓他們擔心,也要肩負起我該做的責任,找回我自己原本該有的人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