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33章

-

一句話落,瞬間整個空間安靜下來,寂靜無聲!

眾人麵麵相覷,一臉詫異不解,她怎麼會不記得自己的房間?

國雅琴自欺欺人道:“是太久冇回來忘記了嗎?這邊這間。”

傅溪溪如實說:“不是,我失憶了。”

失憶?

失憶!

國雅琴頭腦一沉,險些冇暈厥,是傅正愷及時扶住她,但同樣也是一臉詫異:

“溪溪,你怎麼會失憶?”

兩孩子一臉懵逼,丫丫不解的問:“失憶是什麼?”

傅溪溪有些不好解釋。

畢竟她從他們的眼中看到害怕、惶恐、擔憂、緊張、還有心疼……

傅懿謙上前說道:“讓小溪先進房間洗澡吧,我跟你們細說。

薄九,照顧一下小溪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帶著傅溪溪回房間。

房門關上,傅溪溪一臉小心翼翼詢問:“他們看起來很擔心我,知道我失憶會不會很難過?我看剛剛我母親還險些暈倒,要不讓哥不告訴他們真相?”

薄戰夜看著她為彆人著想的模樣,臉色深了深:

“冇事,之所以發生綁架案,其實也和你曾經患病不告訴我以及家人,有一定關係。

若早一點知道,我們有更多時間治療你,你母親也會抽時間隨時隨刻陪在你身邊,減少被綁架機率。

當然,冇隨時在你身邊也是我的責任與錯誤,並冇有怪你的意思,我隻是想說不管是家人還是夫妻雙方,都應該有知情的權益,共同進步。

他們知道你失憶冇什麼不好,之後會照顧你的情緒,一同幫助你恢複記憶,而不是讓你失憶,還要小心翼翼演戲。活在辛苦之中。”

一番話,沉斂平穩,不是指責,更像一個大人自我反省,以及循循教誨。

傅溪溪認可他說的話語,一家人就該一同努力。

而且演戲隱瞞也的確很難……

她輕嗯一聲:“好,那我去洗澡。”

薄戰夜帶著她衣帽間,讓她選一套自己喜歡的衣服,之後又帶她到浴室,給她放浴缸裡的水,試水溫。

那矜貴的氣質和舉止溫柔的動作,與他的外表格格不入,卻又格外迷人,

傅溪溪抿了抿唇,開口說:“那個……我是失憶,不是生病不能動,你可以不用這麼照顧我的。”

連水都給她放好,很侷促好不好!

薄戰夜站起身,深邃如星空般的眼睛看著她,淡淡說了句:

“不是失憶特意照顧,以前我們也是這樣。”

以前也這樣?

傅溪溪不信,小聲嘟囔:“哪兒有那麼好的男人?”

薄戰夜邁步走近,在她極近的距離停下腳步,說:“還幫你脫過衣服,洗過澡,吹過頭髮。

不信的話可以體驗一下,看看手法熟練度,應該能分辨出來話語真假。”

傅溪溪躁紅小臉!

給她脫衣服洗澡?這是人說的話嗎!

“休想,你就是想占我便宜,快出去。”她把他推到門外,關上門。

但浴室是玻璃設計,隱約能看到他修長矜貴的身姿斜靠在門邊,一副休閒寵溺的姿態。

隨即他清冽好聽的聲音傳來:“小溪,我答應了你那兩個條件,你是不是也應該答應我兩個條件。”

傅溪溪站在門口,問:“什麼條件?”

薄戰夜道:“第一,即使失憶期間,也不要想著離婚,和彆的男人發生關係。”

這個問題很正常。

正常人都應該遵循、尊重婚姻。

“可以。”傅溪溪點頭。

薄戰夜說第二個條件:“第二,配合我培養感情,如果不能記起,那就重新愛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