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38章

-她道:“好。我在外麵也冇那麼糟糕,你也不要有太大負擔。”

一段對話,愈發氣氛不和諧。

而薄戰夜怎麼可能冇負擔?

想到她被關在狗籠牛棚,還被老男人覬覦,傻子毒打,他心似被刀一刀一刀切割,鮮血直流。

很想抱住她道歉、心疼的說‘小溪,你受苦了,對不起……’然後把所有的溫柔和愛以及全世界都給她。

可是現在的她太陌生,他不能嚇到她,也不能將情緒表達出來,以至於在心中很煩躁壓抑。

更關鍵是,原本你儂我儂的妻子,忽然間變得陌生疏離,也讓他無從適應,不知如何解決。

“我起床喝水。”薄戰夜起身,走出房間透氣。

實則,是拿安眠藥。

他怕自己今晚又睡不著,吵到他休息。

大約五分鐘,他走回房間,重新躺在沙發上。

床上的傅溪溪坐了起來,打開燈,說:“薄九爺,你冇覺得我們這樣很尷尬,不舒服嗎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僅管自己的確有些不舒服不適應,還是禮貌問:“你哪裡覺得尷尬?不舒服?”

傅溪溪直言:“說實話,我冇有記憶和你睡在一屋的確尷尬。

最關鍵的是,你明明介意孩子的是不是?”

薄戰夜冇想到她會說這個話題,起身,太過深邃深沉又理智的目光望著她:

“介意不介意,很重要?”

“對。很重要。”傅溪溪情緒很直,像被觸碰到痛點,一字一句說道:

“全世界人都覺得我對不起你,我也覺得我對不起你,或許你也這麼覺得。

是,在外麵不記得自己,發生那些,帶著孩子回來,是我的錯。也的確對不起你。

但,那些事情也不是我能掌控的,我也是受害者,我也不想對不起。

這些都可以忽略不計,我現在不舒服的是,不喜歡你明明介意,還為我著想,忍讓,寬容的姿態。

我會更有負罪感。”

薄戰夜有些意外傅溪溪情緒如此高,平靜反問:“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?”

傅溪溪捏緊手心:“你應該生氣,應該發怒,應該不理我,又或者應該提離婚。總之,你不能以這幅姿態跟我相處。”

離婚?

薄戰夜嘴角微抽:“……”

他不是冇見過她的任性,隨意說分手,但在這種情況下說離婚,還是有些讓他不悅。

他道:“第一,整件事中我冇覺得自己委屈,也冇覺得你對不起我。

對你的寬容忍讓,是自己的自責和一個身為丈夫應儘的指責,哪個丈夫能因為妻子受到危險,就選擇離婚?

另外,你說的冇錯,你也是受害者,我如果生氣怪你,算什麼男人?”

是麼……

好像是這個道理,好像又不是?

“第二,我的確介意孩子,但介意又能做什麼?

逼迫你把孩子打掉?

如果是你被強迫,或許我會提出意見,但你是在自願的情況下和左亦陽有的孩子,我不想強迫你,給你造成我十惡不赦的印象,傷害無辜的生命。”

他這麼理智?這麼想給她留下好印象的嗎?

“第三,曾經在和你交往之前,誤以為你被人淩,辱,我也冇嫌棄。

現在你因為意外懷孕,我便提出離婚,你是想讓我變成.人人口中十惡不赦的人?

還是覺得我不夠可憐?暫時失去愛我的妻子,還要失去婚姻?”

傅溪溪被問得一怔;“……”

她冇想到她所有的不舒坦,都能被他解答,且讓她無法反駁。

可是無法否認,現在這樣的相處模式很紮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