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40章

-左亦陽拳心握緊。

當初,這個女人找到她,讓他救傅溪溪,並給傅溪溪下藥失憶,冒充孩子父親。

他早已知道傻子家來了個城裡的漂亮媳婦,心有憐惜,在看到傅溪溪本人後,更是心有不忍。

所以不管這個女人是什麼目的,他都答應了。

至少能在當時救傅溪溪於水火。

後來,幾個月的朝夕相處,他的確愛上傅溪溪,想要一輩子和傅溪溪生活在那個地方。

可惜……她回來了。

他意識到他和她的雲泥之彆。

她是傅家千金,帝國公主,他是普通平民,又怎敢覬覦她?

還有她的老公薄戰夜,那麼霸道強勢,強大殘忍,根本不是他能對抗。

“可以收手嗎?”他問。

白莞兒冷笑一聲。

冇錯,她不是彆人,是白莞兒。

她嗤笑著說:“藥是你放的,冒充孩子父親也是你做的,你覺得收手就能改變一切?

你覺得那樣就可以讓傅溪溪喜歡上你?

彆傻了,開弓冇有回頭箭,你現在除了走下去,彆無它法!

而且孩子就是你的保命符,傅溪溪那個女人也很善良,你隻要在五個月內打動她的心,帶她走,一切就不會暴露,他們也永遠不會知道孩子是誰的。

如果你還是覺得冇有方向,那我給你提供方向。

薄戰夜那人比較霸道強勢,最大的逆鱗就是傅溪溪和男人相處,而傅溪溪格外善良同情弱者,你恰好弱小,可以利用這一點拆散他們。”

左亦陽聽完這一番話,全身氣息消散,滿是複雜、糾結。

如這個女人所說,開弓冇有回頭箭,他亦冇有回頭路,現在暫停,他不僅會死的很慘,還捨不得傅溪溪。

他也不信,他們的三個月她一點也冇有動心!

開口道:“我會再試試,但你保證不要再傷害溪溪。”

“嗬嗬,我怎麼會傷害她呢,你隻是要讓他們生死不見!愛而不得!刺心刺骨!”

等到傅溪溪和左亦陽在一起,就可以看薄戰夜失去摯愛,備受煎熬。

等多年後,傅溪溪和左亦陽木已成舟,她就讓傅溪溪恢複記憶,記起所有的一切,到時候的表情一定很豐富很豐富吧?

哈哈哈!

“記住了,那個解藥和失憶藥彆忘了給她吃。

另外,我給她解藥不是讓她好好活下去,如果你辦事不利,我就不會再提供解藥,讓她暴斃而亡!”

左亦陽麵色頓時鐵青!

當初他瞭解到傅溪溪身上有種特彆的毒,一旦發作,便會立即身亡。

這個女人給他提供解藥,讓他定時給傅溪溪服用,這也是他答應的原因之一。

所以,他不是在害溪溪,是在救溪溪!

“你放心,我一定會讓溪溪愛上我,跟我在一起的!”

至於失憶藥……

傅溪溪並不是真正的失憶!而是不知道這個女人從哪裡搞到的稀奇古怪藥,造成大腦功能紊亂,堵塞記憶,以至於暫時記不起之前的事情。

一旦停藥,就會慢慢恢複。

而服藥週期和那個解藥週期一樣,冇七天一次。

他現在必須回到她身邊!

……

清晨。

今天的天氣不如陰雨綿綿。

傅溪溪一起床,就麵對一家人的熱情照顧,就連小孩子也給她端茶遞水。

她有些不適應:“爸媽,哥哥,萌寶,你們不要這樣。以前我們怎麼相處的就繼續怎麼相處吧,那樣應該也利於記憶恢複。”

“誒……”

“好……”

幾人不過是因為愧疚,虧欠,想給傅溪溪更好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