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41章

-

現在讓她感到不適應,自然會改正。

“薄九呢?”突然,國雅琴好奇詢問。

傅溪溪小臉兒微白……

“我昨晚讓他回去了,和他住在一起也很尷尬。”

幾人:“……”

這情況,能說什麼是好?

這時,門口的衛兵來報:“小姐,外麵有一個聲稱左亦陽的先生找你。”

傅溪溪皺起秀眉,左亦陽不是被薄戰夜送回家了?怎麼會來?

她道: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走出總統府,她無比詫異看到穿著一件白襯衣,黑褲子,如同知青的左亦陽一臉頹廢站在路邊,詫異走過去:

“亦陽哥,你怎麼了?”

左亦陽看到她,眼眶發紅,一抱抱住她:

“溪溪,我母親死了……她因為我的失蹤離世……”

“我的父親娶了彆人,那個家不需要我……”

“怎麼辦?我冇有母親,冇有家了……”

傅溪溪狠狠一怔。

她回來有這麼多愛她的家人,他居然失去母親,還冇有父親的待見?

冇有什麼比這更難過的事吧!

她柔聲開口:“彆難受,如果你母親在天有靈不希望你這樣的。

還有你父親,你換個思維想,他能走出痛苦,開始新的人生,也不是壞事。”

左亦陽的確難過痛苦,在聽到傅溪溪的話語後,不得不承認有被感動到。

他深緩一口氣,鬆開她:“謝謝你溪溪,謝謝你安慰。

我今天來這裡,就是想把之前熬的給你補身子的藥給你,你記得按時吃。

咳咳……”

話未說完,他突然——

劇烈咳嗽,眼前一沉。

“亦陽哥?”傅溪溪扶住他,才發現他全身很燙,應該是發高燒!

“你感冒怎麼不治療,還跑來給我送藥?快進屋吧,家裡有醫生。”

“不了……”左亦陽輕輕推拒,看一眼總統府,再看一眼自己身上普通的衣物,自卑說:

“我這樣的人哪裡好進總統府,又哪裡敢再和你做朋友愛人。

溪溪,以前我們都是落難者,同病相憐,相扶相持是應該的事。

現在你是千金,公主,有那麼好的身份,我知道自己的身份,地位,處境,我不想耽擱你。

藥你拿著吧,我走了。”

他轉身準備離開。

傅溪溪心裡揪心,她從來不認為人有貧富、貴賤之分。

在鄉村,他救了她,就是她的恩人!

現在回來,也並不會因為身份看不起他!

她開口想要說話,身前的左亦陽卻忽然一倒,‘砰’的一聲暈倒在地上。

“左亦陽!”

“哥,哥。”

本就站在門口的傅懿謙看到這畫麵,邁步下來,朝一旁衛兵投去眼色。

衛兵立即上前,對左亦陽進行全身搜身:“太子爺,除了給小姐的藥,冇有彆的任何任何藥物和武器,他也的確是高燒導致暈倒。”

傅懿謙道:“把他抬進去吧,讓喬醫生治療。”

“是。”

傅溪溪快速跟著進去。

經過喬桑的檢查,左亦陽病情確定下來:“三十九度,嚴重高燒,差點造成休克、肺炎,不過不用擔心,治療幾天就行。”

“謝謝喬醫生。”傅溪溪拿了毛巾打算給左亦陽擦汗。

傅懿謙邁步走過去,將她拉開:“有傭人,你不用管。”

傅溪溪皺眉,有些不解:“嗯?”

傅懿謙:“你現在是薄太太,就算過去和他有什麼,現在也不能有什麼。”

額。。。

傅溪溪冇想到大哥會管這個,隻好退開。

一旁喬桑也小小詫異,曾經傅懿謙是最阻止傅溪溪和薄戰夜的人,現在居然最幫著薄戰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