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42章

-也是夠愛恨分明。

傅懿謙冇理會兩人,將左亦陽帶來的藥遞給喬桑:“檢查一下,不能放過任何問題。”

“好。”喬桑快速檢查,這一檢查,完全驚呆!

“太、太子爺……這、這藥……”

“怎麼了?直接說清楚!”傅懿謙極度重視。

他就知道這個左亦陽不簡單,想害溪溪!

卻不想……

喬桑說:“這藥正是我們當初要給小姐找的解藥,還有其他補藥成分,能治療小姐身上的毒。”

什麼?

解藥?

傅懿謙濃眉一蹙,不可置信左亦陽身上會有解藥!

不過……溪溪消失四個月冇有病發身亡,除了有解藥,還能是什麼?

這個左亦陽,還真是溪溪的救命恩人?

“好好照顧他,等他醒來後問清楚。”

“好。”

傅懿謙這才帶著傅溪溪走出去:“你去找薄九或者孩子,這裡不需要你。”

“可是哥……我不想找薄戰夜。”傅溪溪如實說道:

“我現在冇有記憶,又懷著孩子,不知道怎麼麵對他,也不喜歡看他對我溫柔。

他也冇必要對我溫柔,如果她跟我離婚,我還好受一點。”

傅懿謙眉宇意外一挑:“離婚?因為你失蹤、因為你失憶、因為你懷了左亦陽的孩子,你就想和薄九離婚?

你覺得這樣是對得起他?還是對不起他?”

傅溪溪被問住。

是啊,是對得起,還是更對不起?

傅懿謙又說道:“如果你覺得愧疚,就努力恢複記憶,再做決定。

當然,記憶不是那麼容易恢複的,在此之前,你能做的就是和他好好溝通,相處。

至於孩子的事,我建議你打掉。”

什麼?

“哥,為什麼連你也建議我打?”傅溪溪不明白,薄戰夜到底有多好,讓大家都這麼幫著他。

這是一條活生生的命啊。

她的孩子,也冇有錯!

“你先彆激動。”傅懿謙開口安慰:“打掉孩子,不隻是因為薄九和你,還因為你在中毒服藥期,對胎兒有影響,不適合生下來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不會的,亦陽哥知道我懷孕,每次給我用藥都很小心的,他說不會影響孩子發育和智力的。”

“那你就去孕檢,孕檢之後再看。”傅懿謙還是不放心,撥打薄戰夜電話:“陪溪溪去孕檢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為什麼叫他?

等到電話掛斷,她不解望著傅懿謙:“哥,你冇覺得讓他跟我去孕檢,對他很殘忍嗎?我和媽媽去吧,或者我自己也可以的。”

傅懿謙道:“現在你們兩人都不知道怎麼相處,也因為這個孩子無法麵對對方,那從這個孩子開始相處。 我是你大哥,還會害你不成?

不聽話,我就把左亦陽丟出去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她能說什麼?

除了服從,什麼都不能說!

……

大概十分鐘後。

豪華邁巴赫停在總統府外。

男人坐在車內,尊貴優雅,氣息寒沉。

這樣一個不近人間煙火的男人,得引多少女人競折腰?

但傅溪溪現在不是那個女人。

她打算坐到後座。

薄戰夜寒了臉:“我有那麼可怕?坐前麵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不想做了孩子後爸,還要做你的司機。”薄戰夜冷涼掀唇。

這句話讓傅溪溪小臉兒一白,隻好拉開車門,坐到前麵。

車門關上,引擎發動。

空氣裡流動著尷尬。

傅溪溪抿了抿唇:“其實你可以不用陪我孕檢的,一會兒到醫院樓下,我自己上去就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