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45章

-

我對亦陽哥也冇有……太多感情的,至少我覺得那不是愛情。

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繼續婚姻。”

“孩子也在我們婚姻的名下,既保護我們,也保護孩子的成長。

當然,這對你很不公平,所以我想好了,你的私生活我不會過問,如果你有喜歡的彆的女孩兒,也可以和她們在一起。

還有,你有任何需要我做的條件,我也可以答應。”

傅溪溪說出她的想法。

她不希望孩子成為大家口中的野種,也不希望大家以後帶有色眼睛看他們。

薄戰夜聽完,寒了臉!

他剛剛還在高興她對左亦陽不是愛情,下一秒就聽她說不管他的私生活。

言下之意,不就是名存實亡的婚姻,哪怕他出軌她也冇有意見?

不管是以前,還是現在,她怎麼都認為他會有彆的女人?

“不了,離婚吧。”薄戰夜冷冷掀唇。

他現在需要‘離婚’,讓她看清楚他到底是怎樣的人。

傅溪溪怔住。

她以為她小心翼翼說那些,還做出讓步,他會同意不離婚的,冇想到……

是經過昨晚忽然想通他還可以開啟一段更好的婚姻?所以今天堅持要離婚嗎?

還是已經答應好哪個女孩兒,要娶她?

她深吸一口氣:“好,是我對不起你,你要做什麼選擇我都答應,也都配合。

今天回家,我會簽字,然後把協議快遞給你的。”

話音剛落,裡麵恰好喊道她的名字。

她起身,徑直走進去。

薄戰夜昂藏身姿坐在位置上,吸引無數人注意,好在戴著口罩,纔沒能被人認出來。

他的心情和這裡來來往往的人一樣亂。

不僅不喜歡傅溪溪現在對他的態度,還不喜歡她對他的認知!

看來,要改變這一切,有點難度。

……

下午。

薄戰夜送傅溪溪到總統府。

傅懿謙原以為兩人關係會有點好轉,冇想到兩人都神色不明,僵硬僵持。

他蹙眉:“讓你們好好相處,你們這是吵架了?”

“冇有,我們決定離婚。”傅溪溪搶先開口,把離婚協議遞給傅懿謙:

“哥,在離婚協議上幫我加一條對薄九爺的補償吧,是我的錯,我不想虧欠他。”

然後,徑直邁步進總統府,頭也不回。

傅懿謙濃黑眉宇蹙起,看看離婚協議,又看了看薄戰夜:

“為什麼?

當初和白莞兒結婚,和溪溪離婚,都是用的假資料,現在為什麼要離婚?

薄九……或許孩子的存在的確有點為難,但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。”

薄戰夜麵色波瀾不驚,看不出真實情緒,直說:

“這是她現在希望的,如果能讓她安心一些,有何不可?”

傅懿謙懂了,他是要離婚,讓傅溪溪不帶著虧欠的想法和壓力生活。

但:“你可想過,萬一溪溪無法恢複記憶,記不起你,這份離婚就成為真的。不能冒這個險。”

薄戰夜想過這個可能。

然而他更有信心讓失憶的傅溪溪也傾倒在他懷裡。

他道:“不會有的事。何況現在關係有點僵,的確需要離遠一些,緩和以後再發展。”

傅懿謙為難歎一口氣,拍拍他的肩:“難為你了。以後溪溪會明白你的良苦用心。

走吧,我們去看看左亦陽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左亦陽?他在這裡?”

“嗯,之前來找溪溪,高燒暈倒,溪溪放心不下,讓給他治療。”

薄戰夜俊臉變得寒沉。

讓他離開,讓左亦陽住進來?這就是她說的對左亦陽不是愛情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