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46章

-女人的嘴,騙人的鬼。

……

醫療室裡。

左亦陽已經退下高燒,清醒過來。

當看到傅懿謙和薄戰夜,詫異又愧疚:“抱歉,給你們添麻煩了,我不是來纏著溪溪的,是來告彆,不小心暈倒。

我這就走。”

“左先生,你先坐。”傅懿謙開口,聲音還有幾分禮貌:“你現在剛剛退燒,還需要休養幾日,傅家不缺這點醫療資源。

然後,我想問清楚一件事情,你給溪溪配的藥從哪兒來的?”

左亦陽怯弱坐回床邊,一字一句解釋:“都是我在鄉村收集儲存的藥,想著溪溪虛弱,就給她調理身體。

對了,溪溪身上有毒你們知道嗎?如果不是我儲存的那味藥,她可能已經暴斃身亡……

我絕對不是在邀功,我隻是擔心溪溪身體,好奇她怎麼會中那樣的毒。”

“啊!”話未說完,一隻大手掐住他脖頸,隨著手部線條往上,是薄戰夜冷厲陰沉的臉。

他薄唇冷啟:“你撒謊!那味解藥還不到季節,你才三十歲不到,怎會擁有上百年的藥材?

說,到底誰給你的?”

左亦陽全身一抖,怎麼都冇想到薄戰夜這麼可怕危險。

他捏緊手心:“我冇撒謊,那味藥是我收養我的養父留下的,他們祖宗三代都學醫,有很多藥材。

之前不久還有人來收購過,我養父想著百年藥材難得,就冇有賣,不信你們可以去村上查。”

真誠,膽怯,這樣的人根本不像撒謊。

薄戰夜越看這個男人越窩火!

這麼一個他一掐脖子就害怕的弱男人,憑什麼得到他妻子傅溪溪的垂簾?

該死!

他一把把他丟回床上:“我會查,若你有一個半字假話,絕對會死的很慘。”

丟下話語,他轉身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傅懿謙追上:“薄九,冷靜點。”

“我很冷靜,你看不出那個男人在撒謊?”薄戰夜冷冷說出他所有看法:

“溪溪恰好有毒,他有藥?

何況那個毒,我們當初用高級設備才檢測出來,他一個鄉村能檢測?

另外,溪溪恰好被綁架到他們村上?恰好又失憶?恰好所有的好事好人都被他遇到?

這分明就是白莞兒的陰謀。

她要小溪愛上這個男人,離間我們的感情,婚姻。”

傅懿謙一怔。

他想過左亦陽不正常,但絕對冇有分析出這麼大的牽扯。

“你有幾分把握確定這個猜測?”

薄戰夜道:“十分。”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哪兒有人這麼胸有成竹?

偏偏,男人強大的氣場和眼眸中篤定色彩,讓人不容懷疑。

他道:“假設你說的是真的,你打算怎麼做?”

薄戰夜寒眸眯起,裡麵折射出一道寒光:

“既然她拋出這樣的線,我有什麼好怕的?

我會讓她知道什麼叫失望,後悔,自掘墳墓。”

傅懿謙再一次感受到這個男人的強大。

相處以前,他知道薄戰夜能力好,智商高,實力強,但深.入瞭解之後,才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怕。

可怕到能看出問題,且推測對方目的。

若這個猜想真是真的……

“對了,有件事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。”這時,薄戰夜低沉嚴肅聲音響起。

他漆黑深邃的目光帶有審視,探究,質問:“當初小溪說解藥已經找到,且治療好,為何她被綁架後還是會發病?

你們又聯合騙我?”

是質問,也是確定。

傅懿謙一怔,唇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忙著傅溪溪的事,完全忘記這茬……冇想到薄戰夜居然連這個也能看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