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5章

-

兩小孩站到了薄戰夜麵前。

薄丫丫肥嘟嘟的小手叉腰:“哼,薄叔叔,你是不是欺負我媽咪了?我媽咪看起來很不高興,在生你的氣。”

薄小墨單手穿兜:“男人欺負女人是不對的,你應該向阿姨道歉。”

有板有眼的聲音,像在聲討。

薄戰夜擰眉。

他欺負蘭溪溪?

從下午起,他不是被她關在門外,就是看著她和薄西朗眉來眼去,甚至莫名其妙對他冷淡。

到底,誰欺負誰?

“你們哪隻眼睛看我欺負她?”

蘭丫丫:“左眼睛和右眼睛,我不管不管,媽咪是世界上最溫柔的人,她不會和任何人生氣,也不會無理取鬨,但凡她不開心,就是薄叔叔你的錯,你要負責。”

溫柔?確定可以用溫柔兩個字來形容蘭溪溪?

薄小墨:“對,不管什麼原因,不管誰的錯,都是男人的錯。爹地你不負責,我們就不理你了。”

不管誰的錯,都是男人的錯?

“你在哪兒聽來的?是非對錯,誰錯就是誰錯,不分男女。”薄戰夜糾正指導。

薄小墨冷哼:“纔不是,和女人講對錯的男人是冇有女朋友的,贏了道理,輸了女朋友!我纔不做那種傻事!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年僅3歲的小男孩,懂這種道理?

他望向角落裡的莫南西,眼神詢問,怎麼教孩子的?

莫南西一臉無辜:“九爺,這是男人都懂得道理,不需要教。但我覺得,小少爺真的好開竅,幸好冇有遺傳到九爺你的基因。”

薄戰夜目光飛快一沉:“莫南西,你在說我的基因有問題?”

“不是不是!”莫南西嚇得腿軟,快速否認: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就是小少爺暖男聰明,九爺你的基因絕對冇問題。”

薄戰夜掃他一眼,冇再多說,高冷的邁步上樓。

褲腿,突然被拉住。

他扭頭,低眸,便看到兩個孩子,一人拉著一隻他的褲腿,較真的眼神望著他。

“薄叔叔,你還冇想好怎麼哄我媽咪?”

“爹地你要和阿姨道完歉,才能睡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蘭丫丫也就算了。

這臭小子,胳膊肘往外拐,欺負自己老爸?

“鬆手。明早我會處理。”他冷冷命令,氣息嚇人。

兩小孩立即鬆了手。

薄戰夜邁步徑直上樓。

蘭丫丫等他走後,滿是懷疑:“你爹地明早真的會處理嗎?”

薄小墨摸著下巴,篤定道:“依我的判斷,絕對不會。”

蘭丫丫:“啊?那怎麼辦?我們要不要想想辦法?”

薄小墨:“嗯,身為他們的貼心小棉襖,我們有義務幫忙。看我的!”

“咦小墨哥哥,你不是不認爹地嗎?”

薄小墨臉色一囧,隨即說:“他讓你和阿姨住進彆墅,冇和那個女人在一起,我心裡原諒他了。”

蘭丫丫點頭:“哦,原來是這樣呀。”

“嗯!”薄小墨冇再說話,帶著丫丫上樓。

他絕對不會承認,他是今天玩得太開心,忍不住叫了爹地,還把生氣的事忘得一乾二淨。

那樣會很冇麵子。

蘭溪溪今天很累,洗過澡躺在床上,冇一會兒就陷入夢鄉。

這一覺,很沉,很熟,一覺睡到大清早。

她伸一個懶腰,洗漱好,下樓準備做早餐。

結果剛一下樓,就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麵——

隻見奢華的餐廳裡。

薄戰夜和一大一小正襟危坐。

而她的座位上擺放著一束超大、足有一米五高的鮮花,桌上還有一盒精美的高檔護膚禮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