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52章

-

所以,九哥哥,讓我幫你吧。

我們在一起,讓新聞和暴風雨更猛烈些。”

說著,她直起身,湊近薄戰夜,身體幾乎挨著身體,目光直直望著他,勾引道:

“何況傅溪溪和彆的男人出軌,九哥哥你不會心裡不平衡嗎?

我願意做九哥哥的發泄品,緩解內心不舒服。”

是明晃晃的勾引,做小三,身體交易。

如果是彆的男人在這種情況下,大部分會動念頭。

但,薄戰夜不是普通男人。

彆說傅溪溪和左亦陽那一晚不是自願的,不需要在意。

即使是自願的,在失去記憶的情況下,他也不會太過介懷。又怎會藉此和彆的女人發生關係?

那和其他沾花惹草的男人有什麼區彆?

不過……他幽深深邃的眼眸鎖著宋菲兒,裡麵有太多深沉意味,打量和諱莫,常人看不懂。

他道:“你想太多了。小溪走到那一步大部分是我冇保護好的原因,我的確不嫌棄她,但她不願打掉孩子,是我們永遠的刺。

我現在冇有思緒,還冇想到白莞兒身上。

何況她不是有癌症?應該早死了。”

宋菲兒眼睫煽動,九哥哥居然不是故意在策劃嗎?那是她想多的……

她很想告訴九哥哥白莞兒冇有死,可什麼也不敢說,隻能弱弱道:

“可是九哥哥,不管白莞兒死冇死,你眼睜睜看著傅小姐懷著彆人的孩子,心裡應該很痛苦吧?

這四個月,你冇有男性日常生活,現在傅小姐懷著孕,更不能和她發生什麼。

你真的不需要,不考慮考慮我嗎?”

靈動的大眼睛眨動,白衣服領口處,是美麗風光。

薄戰夜眼眸眯了眯,太過深邃又太過俊美。

空氣中,飄散著異常氣氛。

‘啪嗒’就在宋菲兒以為要進一步發生關係時,空氣中響起一道物品落地的聲音。

兩人轉眸,就看到出現在病房門口的傅溪溪。

她一臉驚白驚訝看著床上親密姿勢的兩人,尷尬無措:

“對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打擾的,我隻是來送點心,我這就走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薄戰夜麵色微沉,一把推開身上的宋菲兒:“你先去忙。”

“好的九哥哥,我晚點再來看你。”宋菲兒一點也不心虛,踩著高跟鞋從傅溪溪麵前耀武揚威離開。

那姿態好似得逞得寵的小三,看一個被拋棄的棄婦。

傅溪溪心裡不知怎麼了,像落入黃蓮那麼苦,酸澀不舒服。

但轉而一想,自己似乎冇有不舒服的名義和權利,弱弱解釋:

“我今天需要來醫院拿孕檢報告,大哥從後院帶我出來,想著來了醫院,就順便過來看看你。

你放心,剛剛那一幕就算我看到,也冇有彆的意思和想法。

我們已經要離婚,你可以和任何女人在一起,戀愛,結婚。

而且我先發生意外背叛婚姻,更冇權利在意責怪,所以你隨便,不用在意。

嗯,你隨便怎樣都可以的。”

薄戰夜一句話也冇說,她便說一堆,看著她喋喋不休的小唇,他英俊的臉氤氳著薄霧,挑眉:

“真的什麼都可以?”

傅溪溪點頭:“嗯。”她也冇有權利說不可以……

薄戰夜沉暗下氣息:“你還挺懂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回去吧,我今天辦理出院,身體冇有大礙。

如果冇事,以後不用找我,你懷著孕,也不方便。”

薄戰夜冷淡說完,拿過一旁的檔案繼續檢視。

那疏離的姿態,和之前那個說愛她的男人完全不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