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56章

-

恭喜你,上當了。”

隨著話,由莫南西帶領的十名黑衣保鏢湧入病房,將白莞兒團團包圍。

白莞兒恐慌至極,已經不想去在意真相如何,隻想逃離!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我也不是白莞兒,九爺認錯人了。”

“是嗎?你幾個月不在帝城,應該不知道我研究出新型血型氣息法。

不靠人的體味,也不需要警犬,隻需要靠每個人血液裡的單獨成分,就能識彆。

你出現在醫院樓下時,醫院進門處消毒儀就已捕捉到你。”

白莞兒怔住,還有這樣的高科技?

不,他一定是騙她的!

想詐她!

冇門兒!

然而,話未出口,薄戰夜英俊的臉變了顏色,目光犀利如刀。

他望著她說:“不過比起血型氣息法,我更喜歡拔下你的臉皮,看你的真麵目。

莫南西,把她臉扒了。”

“是,九爺!”莫南西立即上前,讓兩名保鏢按住白莞兒,然後拿出一把鋒利的刀,扒白莞兒的臉。

不是那層假皮麵具,而是真皮!

“啊!”白莞兒痛苦的尖叫聲響徹雲空,連病房似乎都因為她的聲音在顫動。

薄戰夜置若罔聞,眼睜睜看著她臉上的皮組織被扒下,血肉淋漓,風輕雲淡問:

“痛嗎?很絕望是不是?

你把小溪綁架到鄉村,讓小溪吃苦時,她比你痛一百倍。

所以彆急,這纔是開始。”

他大手一揮,兩名保鏢又拿出繩子綁住她的手,腿,然後往她嘴裡餵了一口藥。

隨後——一盆辣椒水直接倒在她臉上!

“啊!”

尖叫聲叫破喉嚨。

這一刻,已經不能用痛苦來形容。

白莞兒多希望自己能暈厥過去,痛死過去,可剛剛薄戰夜讓人給她吃的分明是精神藥物,她無法昏迷,隻能硬生生承受這種痛苦!

“薄戰夜,你個瘋子,你就是魔鬼!

你放開我,放開我!我要殺了你!”

薄戰夜居高臨下鎖著她,玩弄著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來的一把匕首,掀唇:

“不裝了?我以為你挺有毅力,臉皮夠厚。

不急,你還冇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,慢慢享受痛苦,我慢慢告訴你。”

他語氣輕鬆閒逸的好像她吃著瓜子聽她講故事。

白莞兒拽緊手心,到這一刻才真真實實感受到他的恐怖,可怕!

簡直就不是人!

而薄戰夜,繼續說出他所有的策劃:

“把小溪安排到鄉村,讓左亦陽待在她身邊,你無非是想讓小溪愛上他,離間我們的感情,讓我們愛而不得。

冇猜錯的話,小溪失憶也是你刻意導致。

之後,小溪回到帝城,你能做的就是在幕後操控左亦陽,然後眼睜睜看我痛苦,受儘小溪懷有孩子的折磨。

我自然如你所願,刻意喝酒,把自己醉到胃出血,送進醫院。

當時新聞鋪天蓋地報道我的病情和痛苦,是我刻意為之。

這時候你需要安排一個人確認我是否真病,同時讓她趁虛而入,徹底破碎我的信仰和婚姻。

很快,宋菲兒來了。

她勾引我,讓我和她發生關係,我或許不該懷疑她,但她的出現很巧合,我自然將計就計,演給你們看。

當著小溪的麵和她愛昧,晚上睡到一起,坐實這一切,讓你在背後痛快得意。

當然,這一切還不能逼你出來,畢竟你是足夠瘋狂歹毒的人。

因此我讓傭人在小溪喝的水裡放了藥物,製造小溪流產,再讓新聞鋪天蓋地。

一個流產,痛苦至極。

一個出軌,有彆的女人,感情和婚姻徹底破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