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59章

-

“不需要解釋,各位放心好了,他並冇有投靠金錢幫。”

王安的忽然插嘴,有報複剛纔被搶先的意思,薛濤臉色一僵,目光如刀子般紮過來。

可惜,王安並冇有看他,反而抬頭望向苗四,嘴角微翹:“其實不難猜,金錢幫此刻已經勝券在握,冇必要裝不認識他,我說的對吧,趙老大?”

苗四一愣,眼裡透出一絲讚賞:“小子,你的腦子倒是挺靈光,怎麼稱呼?”

“這個你得問他。”

彩月化妝技術不錯,這廝果然冇認出小爺王安美滋滋地想著,隨手一指周順,後者此刻的頭皮,就像塗了一層硃砂,紅的嚇人,還腫得老高。

“嗯?”苗四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他叫我爺爺來著,既然你們平輩,你說你該怎麼稱呼我?”王安補充道。

“”

苗四雙眼眯起,身上散發出一股冷意。

在他邊上的頭號打手魏豹,目光如電,狠狠瞪向王安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“孫賊,你敢詛咒你爺爺。”王安立刻反擊。

“老子不僅敢詛咒你,還敢殺了你!”

“哦,這麼說,你承認是我孫子了?”

“你”

“孫賊,叫聲爺爺來聽聽?”

“媽的!”是可忍孰不可忍,魏豹一拍樓梯欄杆,就要跳將下來收拾王安。

“行了,急什麼,反正都是甕中之鱉,再次之前,我必須弄明白一件事情。”

苗四攔住魏豹,目光轉向薛濤,注視片刻後道:“原來你就是白河幫的少爺薛濤?”

“不錯。”

薛濤昂首挺胸,得意地掃了王安一眼。

似乎在說,小子,認清現實吧,苗四最看重的,還是自己這個對手。

王安笑而不語。

苗四繼續道:“那麼還請薛公子告知,今晚主動向我金錢幫通風報信,到底有何目的?”

頓了頓,又補充了一句:“若是想尋求合作,也未嘗不可,畢竟,以你白河幫的勢力,也確實有這個資格。”

不愧是地下梟雄,但凡有利於自己,立刻就可以拋開矛盾,化敵為友。

這話讓薛濤更加得意,卻又嗤笑著搖了搖頭:“很抱歉”

他剛準備拒絕,又被王安搶先,故意插嘴道:“苗老大,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,他是不可能和你合作的。”

你又知道了薛濤狠狠瞪著王安,氣得咬牙切齒,臉色也由白轉青。

“姓王的,你信不信,再敢多一句嘴,今晚我讓你走不出這裡的大門!”

江秀芳本能地感到厭惡,修眉豎起:“薛公子,王公子是我們的盟友,你怎麼能這麼威脅他?”

“威脅算什麼,更過分的事,人家今晚不也做了。”

王安這話,讓江秀芳神色一動,詫異地看著他,想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。

王安掃了一眼血泊中的累累屍體,抬頭看著江秀芳,笑道:“很簡單,隻有八個字,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。”

江秀芳天資聰穎,立刻意識到一種可能,冰霜般的眸子中爆發出震驚的光芒:“你是說難道”

“不錯,你猜對了。”王安笑了笑,給出了答案,“人家之所以通風報信,就是故意讓你們來送死的。”

全場皆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