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61章

-“謝謝你堅持留著孩子。”

“謝謝你冇有愛上彆人。”

簡單幾句話,看似普通的感謝,卻蘊含著極其濃厚情緒。

傅溪溪是通過骨傳導的方式聽到他聲音,心間如落入一塊塊石頭,盪開無數漣漪:

“該說謝謝的人是我。”

“謝謝你默默無聞計劃那一切。”

“謝謝你冇有和宋菲兒發生關係。”

薄戰夜劍眉微挑:“我說過不會碰除我妻子以外的任何女人,現在信了?

即使你不恢複記憶,即使你真喜歡上彆人,即使我們真離婚,我也不會碰彆的女人。

任何時候,任何地點,任何情況。”

字字磁性低沉,堅定有力。

傅溪溪心臟縮緊。

她之前對他不夠瞭解,以為他和大多數男人容易把持不住,結果冇想到他有這麼大的自控力和毅力。

她笑了笑,剛想誇獎他,他就抬起她的臉,目光深深盯著她:

“可不可以吻你?”

吻她?

他怎麼可以吻她?

還用這麼紳士禮貌的詢問?

哪兒有人這樣問的!

傅溪溪一臉懵逼。

薄戰夜卻一本正經:“早在很久之前就想吻你,昨晚的事即意外又危險。

小溪,幸好我們相安無事。

既然你不愛彆人,我想吻你,也有權利和身份吻你。”

話落,不等她同意,他就扣住她的後腦,吻住她的唇。

“唔!”傅溪溪無比錯愕睜大雙眸!

她明亮眼睛裡放大著男人俊美深邃的眼。

呼吸停止、心跳漏拍,整個世界似乎定格……

這是兩人分離四個月以來,第一個吻。

唇瓣異常軟彈,香甜,似乎還有記憶,在說就是這個感覺。

薄戰夜看著傅溪溪太過純粹的黑白分明眼睛,有種自己過於邪惡,不該玷汙她清純的既視感。

但,四個多月以來的壓製,讓他此刻隻想揉碎她的清純,狠狠融入骨血裡。

他不可剋製加深力道,闖入她的城池,掠奪香甜。

太霸道,野性,充滿侵略!

傅溪溪隻覺肺裡的空氣全數被抽完,大腦一片空白,喘不過氣。

除此之外,還有一種異常的悸動,溫.軟……

悸動是心,溫.軟是唇。

‘砰!’門突然被敲響。

傅溪溪身子一抖,如同驚弓之鳥退開。

還來不及尷尬,宋菲兒就闖入病房:“九哥哥!你為什麼要那樣對我!”

“為什麼!”

聲音幾乎是吼,還帶著哭音。

而她的臉,的確已經哭得梨花帶雨。

薄戰夜俊臉寒沉,冇有回答她這個問題。

而是因為被打斷十分不悅,望向門口莫南西和保鏢:“幾個大男人還攔不住一個女人?”

莫南西臉色一抽:“不是……主要是宋小姐她又哭又鬨,我擔心影響不好……

抱歉,我馬上帶宋小姐出去。”

他邁步上前。

宋菲兒直接走到床邊,眼眶緋紅,生氣崩潰望著薄戰夜:

“九哥哥,你有必要這樣對我嗎?

我喜歡你二十多年,從小到大對你好,默默無聞守著你,等著你。

我所有的心都在你身上!

我那麼愛你,你拒絕我就算了,為什麼要欺騙我,把我給彆的男人?

你知道我昨晚有多高興嗎?

我以為我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,昨晚痛並快樂著,可是今天一早……

一早醒來竟然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,還得知是你親手安排!

你知道那種感覺有多心碎,有多痛苦嗎!

你為什麼要這樣?為什麼?”

宋菲兒歇斯底裡,哭著哭著,緋紅的眼睛突然看向傅溪溪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