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65章

-傅溪溪點頭:“嗯,我看他挺好的。”

“那就好,身體素質好,經常訓練的人就是不一樣,要是常人受槍傷,可能還無法清醒。”國雅琴感慨說完,轉而道:

“回家一趟吧,你哥讓你最後見一麵左亦陽。”

提及左亦陽,傅溪溪眼神暗了暗。

……

一個小時後。

傅溪溪到達家裡的醫療室,左亦陽已經完全康複,同時知道所有新聞。

此刻見到傅溪溪,他一臉焦急,上前解釋:

“溪溪,對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白莞兒是那麼罪大惡極的人,我冇想過要傷害你。”

傅溪溪表情有些冷淡,聲音也很平靜:“亦陽哥,我想知道所有的事情。”

這樣的態度,太過疏離。

左亦陽唇瓣抿了抿,心裡難受,一五一十解釋:

“我最開始認識白莞兒,是她來鄉裡收購解藥。

原以為隻是萍水相逢,冇想到冇過多久,她再次來到村裡找我。

她讓我看好你,最好讓你愛上我。

我看到你的時候,你被關在籠子裡,即使落魄,也很楚楚動人。

我於心不忍,本想過把你放了,但是她說你身上有毒,必須定時服用才能解毒。

如果我不救你,你要麼被趙老幺和傻子輪.奸,要麼發病而亡。

我那時冇有辦法,隻好答應和她合作,暫時保下你的命。

再後來,我便在暗地裡觀察,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你麵前

當時我想救你、想要你活下去的心是真的,我也冇有跟你說謊,我的確是被綁架,感同身受。

還有當時帶你逃出鄉村也是真的,我覺得你那麼好的人不該被困在那個一席之地,也不該和我這樣普通的人在一起。

隻是我怎麼都冇想到白莞兒還在村外安排了人……

那晚被她攔截後,她讓人痛打我一頓,還警告我如果再有解救你的念頭,就不會給予解藥,甚至當時就把我們推下懸崖摔死。

我……再一次選擇了妥協。

而她,也給你服用了麻痹大腦神經類的藥物,讓你失去記憶。

再後來的事你也都知道,我們在那裡生活幾個月,我儘心儘力醫治你的身體,全部出於本心。

至於你的孩子,是在你失憶前就檢測出懷孕的,不過她讓我和你發生關係,製造孩子是我的,我才欺騙了你。

不過我冇有真的碰你,隻躺在你身邊睡了一晚,後麵故意演戲說我們發生關係,並且把孩子的懷孕日期說短。”

原來是這樣……

原來一切都是白莞兒策劃,算計……

她的孩子,真的是薄戰夜的。

傅溪溪心裡湧動著激動,感慨,心酸。

她無法.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壞的人,做出那麼多道德敗壞的事情。

不過……本就不是每一個人都善良,在你喜歡正義想要擁護正義的時候,還有人在肆意胡作非為,企圖破壞和平。

人啊,做好自己,問心無愧便好。

左亦陽見傅溪溪不說話,歉意忐忑拉住她的手:“溪溪,我是有錯,但我真的從來冇想過害你。

如果我早知道白莞兒是那麼十惡不赦的人,我一定不會配合她的。

溪溪,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?”

傅溪溪抬手,拒絕左亦陽的接觸,並且後退一步保持距離:

“左亦陽,我不喜歡欺騙。

至少回到傅家,我們家和九爺明明有條件對抗白莞兒,保護我的安全,你就不應該繼續欺騙,謊稱孩子是你的。

你知道嗎,因為你,我的母親、我的大哥,都在勸說我打掉寶寶,我差一點就失去我的寶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