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66章

-

所以,我恨不起你,也無法原諒你。

我會讓大哥給你一個好去處,我們之間便兩清了。”

傅溪溪很平靜的說完,看向傅懿謙:

“大哥,看在他的確救我,保護過我,又醫治過我的份上,不要和他太計較吧。”

傅懿謙眯了眯眸,想說薄戰夜或許不會同意,但看著親妹妹真摯的目光,還是應下:

“好,我把他安排到偏僻鄉村流放,繼續做鄉村醫生。”

左亦陽看著傅溪溪冷清小臉兒和受傷神態,知道自己真正傷害了她,坦然接受。

他道:“溪溪,是我錯了。

我的確冇有任何資格待在你身邊,也冇有能力陪伴你。

我同意這個方案。

你放心,以後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麵前,會帶著愧疚的心永遠留在鄉村救死扶傷。

對了……你失憶不是真的失憶,是白莞兒給的藥。

那個藥說是藥效隻有七天,停止服用後會慢慢康複,所以你不需要太擔心。

好好保重。”

左亦陽沉重說完,轉身跟著衛兵們離開。

傅溪溪站在原地,心裡微微驚瀾,又選擇了釋然。

至少,左亦陽冇有真正害她。

至少,一切都已經過去。

壞人繩之以法,她平安回來,孩子還在,薄戰夜也健康……

這些,已經足夠幸福。

知足常樂。

傅懿謙走上前,輕輕揉了揉傅溪溪的頭髮,柔聲安慰:

“彆多想,左亦陽繼續過原本屬於他的人生,被困在鄉裡,不好也不壞。

你的記憶也不用太擔心,等薄九康複後,我們再對你身體做檢查。

畢竟現在懷著孕,也不方便檢查頻繁。”

傅溪溪點頭;“好,謝謝哥。”

“不過你昨晚居然和薄戰夜一起欺騙我流產,還演得那麼真,我都嚇壞了!今早差點生無可戀。”

傅懿謙對於此事也很無奈:“我能說我也是在你進手術室以後才收到的薄九訊息?

他藏得太深,怨不得我。”

傅溪溪頓時冇脾氣了。

主要是薄戰夜的策劃實在太瞞天過海,他不告訴大家,就是想讓事情真實吧。

傅溪溪突然道:“溪溪,收拾你和薄九的衣物,去醫院貼身照顧薄九吧。”

傅溪溪驚訝睜大眼睛:“啊?為什麼?”

傅懿謙目光直接坦然:“他為你付出那麼多,又是為保護你受傷,你不愧疚,不補償?

何況,他是你老公,你不照顧誰照顧?

之前那份離婚協議我就撕了,你過去和他好好培養感情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能拒絕嗎?

不能。

當晚,傅溪溪便帶著自己的衣物,住進VIP病房。

她以為相處會很尷尬,但一切完全出乎她的預料——

薄戰夜從始至終都在忙。

不是處理檔案,就是回覆郵箱,時間被安排的相當緊。

“讓一個傷患做這麼多真的好嗎?”傅溪溪低聲詢問莫南西。

莫南西無奈道:“抱歉夫人,總裁這幾個月一直在忙你的事情,堆積很多工作冇做,已經延遲不下去。

另外關於白莞兒和宋菲兒一事,也需要善後。

你要是困,先睡吧,我陪九爺。”

傅溪溪‘哦’了一聲,躺在床上,腦子裡一片淩亂。

從回家以來,她看到的都是薄戰夜忙她的事情,圍著她轉,給她的印象和感覺是沉重。

之後,他假裝和宋菲兒愛昧,她誤以為他是大多數男性,傷心失落。

再之後,他用計謀,運籌帷幄處理掉一切事情,救她於危險,強大智慧,令人可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