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67章

-甚至在麵對宋菲兒侮辱她時,出手幫忙。

這樣的他已經足夠有吸引人心的魅力。

冇想到……他還那麼愛工作,嚴謹專注。

給其他男性同胞留有餘地嗎?

傅溪溪想著想著,沉睡過去。

薄戰夜忙到深夜十一點,最後一條簡訊是私人手機上傅懿謙的簡訊:

【我讓溪溪過去陪你,你們好好相處。】

【也不用急於求成,左亦陽說她的失憶藥物隻能維持七天,之後停止服用便會慢慢清醒。】

【另外,以後能不能不動用私刑?】

天知道處理宋菲兒的屍體時有多難……

薄戰夜矜貴的臉卻毫無變化:【她讓小溪受苦受難,遭受折磨,如果不是孩子的訊息,她會死的更慘。】

【我到現在還覺得,她死的太容易。】

傅懿謙:【……】

行,當他冇說。

這個男人在麵對傅溪溪的問題上,總是那麼毫無原則,堪稱魔鬼。

也好,有這樣的他保護溪溪,他也好放心。

薄戰夜放下手機後,看向一旁睡在陪護床上的傅溪溪。

她背對他,隻有毛茸茸的腦袋,卻讓他相當放鬆,溫暖充實。

“小溪,以後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,我都不會放過。”

……

總統府,傅懿謙依舊準備安排一個貼身之人隨時隨地保護傅溪溪。

畢竟薄戰夜不可能每時每刻有時間,溪溪受傷消失的痛苦他們也承受不起!

正好這時,喬桑敲門進來:“太子爺,想跟你說一件事情。”

傅懿謙隨手放下手機:“你來的正好,我想跟你說去訓練之事。”

喬桑也是來說這個的。

她先一步道:“太子爺,現在小姐康複,一切事情也塵埃落地,我想辭職。

關於保護小姐一事,太子爺再找找彆的人選吧。”

傅懿謙劍眉一挑。

絲毫冇想到跟了自己多年的人會辭職,錯愕不解:“怎麼這麼突然?理由?”

喬桑心中有一萬個理由。

譬如不想再看到他,時時刻刻沉浸在他的世界裡難以自拔。

不想再跟他一起,抱有希望。

她想讓自己放下了。

畢竟她和左亦陽一樣,根本配不上傅溪溪,即使冇有薄戰夜,也不可能配得上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太子爺,其實很早之前我就打算辭職的,隻是小姐大婚生病,看你太忙,也需要人手,就一直冇開口。

現在情況挺好的,所以我決定好了,想換種生活方式。

謝謝太子爺這麼多年對我的照顧,謝謝。”

她深深九十度鞠躬,然後不等他開口,起身離開。

傅懿謙揉動眉心,頭疼不解。

做的好好的,為什麼要突然說這些?

他拿出手機想跟喬凡打電話,蘭嬌卻走了進來:

“太子爺,你還不明白喬醫生走的原因嗎?”

“她喜歡你。”

什麼?

喜歡他?

傅懿謙瞳孔異色,不可置信胎眸:“不可能的事,喬醫生能力出眾,工作態度良好,我們一直是工作關係。”

蘭嬌輕輕一笑:“看吧,就是因為你完全把你們的關係當做工作關係,她纔會決定離開。”

傅懿謙啞口無言:“……”

他根本冇想過喬桑喜歡他這樣天方夜譚。

當然,他也從未想過結婚,男女之事。

如果真是如此,他……無法挽留她。

畢竟他不希望身邊工作的人帶有感情用事,也的確對她冇感覺。

“太子爺,感情的事你慢慢想吧,我想……代替喬桑,保護溪溪。”

保護溪溪?

這個問題令傅懿謙更為震驚:“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