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68章

-蘭嬌鄭重點頭:“從在普陀開始,我一直在學習武術,這些日子也有加強訓練,雖談不上特訓人員那般專業,但對付日常和一般人手綽綽有餘。

最關鍵是,壞人最瞭解壞人,任何白蓮花和有心之人都逃不過我的眼睛,我能更好的應對他們。

而溪溪身邊缺的不隻是會武功之人,正是我這樣會算計,能蟄伏的聰明人。

所以,讓我保護溪溪吧。”

她說的信誓旦旦,頗有道理。

但……

“你自己就是危險,我不會同意。”傅懿謙直言拒絕。

蘭嬌臉色一沉,解釋道:“太子爺想多了。

經曆這麼多,我已經看的很清楚,覬覦自己不該覬覦的東西,便是癡心妄想,下場淒涼。

我不會再讓我的人生再錯一次。

而我過去的所作所為真的罪孽深重,很對不起溪溪,我想補償她。

即使一輩子帶著這張麵具生活,在她身邊做個默默無聞的人,我也心甘情願。

這是我最新調查到的事情,太子爺你過目一下,然後好好考慮。”

她放下一疊資料離開。

傅懿謙拿起檔案,垂眸,然後就看到上麵一係列內容——

【白莞兒為拿錢財,親手殺死首富義爹,造假遺書。】

檔案裡,不止有白莞兒如何實施這一計謀的手段,還有照片證據!

這麼大的事情,蘭嬌居然能一個人搞定?

看來她說的冇錯,壞人最瞭解壞人。

她能找到這個突破點,完全是因為知道白莞兒的不折手段。

不過讓她留在傅溪溪身邊,還需要多做考慮。

……

第二天,白莞兒殺死義爹之事轟動全網。

即使她死,也未能留一絲顏麵。

她的事蹟和曾經相比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傅溪溪看到訊息時,不由得感慨:“為情所困也就罷了,為什麼還要殺死救自己的義爹?”

薄戰夜看她氣鼓鼓的姿態,柔聲道:

“不是每個人都善良,在你懷著赤忱之心時,還有許多人活在陰溝裡算計。

因此做好自己就好。”

“過來扶我一下,我去趟浴室。”

“啊?好。”傅溪溪深以為他是要去洗手間,很快走過去幫忙。

然而她冇想到他根本不是進去方便,而是一進浴室就脫衣服!

“你、你要做什麼?”

小女人一邊問,一邊往後退。

那副模樣像他要吃了她似得。

薄戰夜幽邃眸光眯了眯:“我隻是一個傷患,你以為我要做什麼?”

“還是……你希望我做什麼?”

“不是!”傅溪溪飛快搖頭:“你一進來就脫衣服,很讓人多想。”

薄戰夜麵色矜貴解釋:“睡了一覺,想要擦洗一下身體,難道你不知道傷口發痛,人.體容易起汗?”

傅溪溪的確不知道。

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為什麼一下子想到那方麵去。

她異常窘迫尷尬:“那你擦,好好洗,我出去等你。”

“站住。”薄戰夜叫住她:“你打算把為你受傷的傷患丟在這裡?讓他自己一個人動手?”

傅溪溪頓住腳步:“我去幫忙叫護士。”反正她是不想給他擦的。

薄戰夜:“我不喜歡彆的人碰我身體,看也不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我去叫莫南西。”

“男人也不行,就要你。”直接明瞭,不容抗拒。

傅溪溪一臉紮心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麼?”話未說完,薄戰夜幽深異常的眼睛鎖著她,侃侃反問:

“我現在是傷患,你是孕婦,你擔心我會對你做什麼不成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