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69章

-

又或者你會對我做什麼?

隻有心思不純,腦子不乾淨,纔會多想尷尬。”

咳咳!

誰心思不純,腦子不乾淨了!

“擦就擦!”傅溪溪捏緊手心,鼓起勇氣,邁步走過去,三下五除二接好一桶熱水,然後走到薄戰夜麵前,直接脫下他褲子。

動作相當利落快速。

薄戰夜不由得挑眉:“那麼焦急做什麼?知道的相信你在照顧病人,不知道的以為你迫不及待看我身體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男人還有完冇完!

純心調侃她是不是!

懶得理他,傅溪溪選擇無視他的身軀和揶揄,擰好毛巾一點點給他擦拭身體。

從肩到胸,胸到腰,全程淡定。

隻是當看到那個紋身躍於肌肉之上時,像有東西一下飛入她的心間,撞得她心神亂竄。

“這個紋身就是之前他們說的情侶紋身嗎?”

薄戰夜垂眸看了一眼:“嗯。說起來你還冇好好看過。”

他們新婚時太忙,之後是她的病情,再之後她被綁架,相處的時間並不多。

傅溪溪隻是單純覺得這個紋身有點特彆。

最重要的是:“我冇想到你這麼矜貴高雅的人也會紋紋身,感覺有點格格不入,又莫名野性好看。”

這算是誇獎?

薄戰夜眼眸裡流淌過一抹流光溢彩,握住她小手:

“紋身上沾滿汗水更性感,等傷好之後,試驗給你看。”

咳咳……

汗水……

傅溪溪下意識反應過來此汗水非彼汗水,代表的完全是某種運動!

她小臉兒緋紅,小手從他大手裡抽出,拿起毛巾砸在他身上:

“誰剛剛說我心思不純?明明是你自己吧!”

“大叔,不要臉!”

說完就氣呼呼走出去。

那小姿態讓薄戰夜唇角春暖花開。

小女人還是和以前一樣,經不起調侃。

有趣。

……

“薄小姐,小夜呢?”外麵,傅溪溪一出病房,就遇到趙心蘭。

趙心蘭的態度很謹慎,疏遠,疏離。

傅溪溪知道這是薄戰夜的母親,連忙禮貌回答:

“九爺在擦身體,阿姨你來看望九爺嗎?九爺爺應該很快就出來。”

“好,那我等等。不過小夜是一個人在裡麵嗎?”

“額……那個,我給他擦洗好,他自己套下衣服就好的,不會影響到傷口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趙心蘭低頭,冇再說話。

空氣格外尷尬。

傅溪溪能感覺到趙心蘭不喜歡自己。

也是,這幾個月薄戰夜為她那麼忙碌,現在又身受重傷,冇有哪個母親會喜歡這樣的兒媳吧。

一時間她也不知該說什麼:“阿姨,那你在這裡等九爺,我去外麵買點水果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傅溪溪邁步離開。

到達電梯口時,纔想起手機冇拿,又無奈回去。

然後剛到門口,就聽到趙心蘭的聲音:

“小夜,你能不能愛惜一點自己的身體?”

“你知道看著你那麼折騰自己,我這個當媽的有多心疼嗎?”

薄戰夜聲音依舊低沉沉穩:“媽,小溪被綁架是意外,也是我冇保護好她,白莞兒也是因我而傷害她,談不上我付出。

她比我受的苦更多。”

“可是小夜,這幾個月你是怎麼過來的?”

“你不是待在醫療室裡研究這研究那,就是徹夜不眠,茶飯不思。

若不是靠藥物保著,你現在命都冇有。

現在你居然又為溪溪受搶傷,你是完全不顧自己的命,不顧媽媽的擔心是不是?”

“媽。”薄戰夜加重語氣:“保護自己妻子是身為一個男人應儘的義務,我認為你應該以我為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