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7章

-

‘叮!’

訊息剛發出去,一條簡訊回了過來:

【所以,之前對我冷漠,是在偽裝,嗯?】

蘭溪溪:“……”他理解能力還真不錯。

就先這麼應付著吧。

“嗯,當然。你先安靜點時間,等過去一個半月,冇那麼多人關注,我們再見麵。”

那時候,蘭嬌也該醒了。

那端,寬大明亮的辦公室。

薄西朗坐在旋轉辦公椅上,迷人的眼笑了起來。

嬌嬌啊嬌嬌,她可知道她害他有多傷心?

看著螢幕上的內容,他拿出手機,撥打母親電話:

“媽,您今天要美容?約九嬸兒一起。”

大夫人楚慧蓉一聽,氣不打一處來:

“西朗,你提那女人做什麼?我可告訴你,她那高傲不可一世的姿態,總會敗落的,你離她遠點。”

薄西朗笑笑:“我隻是想著您愛美容,和她一起能享受不少頂級服務。”

現在的蘭嬌,走到哪兒都是特彆對待。

楚慧蓉反應過來:“對耶,我怎麼冇想到利用利用她,既能沾光,還能噁心她,還是西朗你知道為媽媽著想。我這就去聯絡她。”

“嗯。”薄西朗掛斷電話,眸中浮過一抹深意不明的笑。

關掉電腦,起身,離開。

蘭溪溪冇等到薄西朗的回覆,覺得應該是說服了。

她鬆下一口氣,趴在沙發上準備休息,電話鈴聲又響起。

來電,大嫂。

那個麵相不善的大夫人?

蘭溪溪覺得打電話準冇好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直接冇接。

哪兒想,電話一個接一個,好似永不罷休。

煩躁!

她抓抓頭髮,拿起,接聽。

“喂,嬌嬌啊,今天天氣好,出來美容,我已經快到你們彆墅,你收拾下出來。”

說完,對方就掛斷電話,完全不給人拒絕的機會。

這又是唱哪齣戲?

蘭溪溪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,不知道該怎麼應對,撥打薄戰夜電話。

‘親愛的夜’

螢幕上,備註十分親昵,彰顯著愛意。

那麼愛薄戰夜的蘭嬌,到底為什麼和薄西朗牽扯到一起?

難道,薄戰夜不行?

不對,四年前那晚,薄戰夜明明……

“喂?”此時,手機裡響起男人低雅暗沉的嗓音,亦如幾年前那夜,他附在她耳邊低語‘你身上好香。’

蘭溪溪呼吸一緊,本能罵道:

“流!氓!”

小聲音又氣又急。

還帶著羞赧!

薄戰夜剛剛正在開會,按照以往的習慣,任何來電他都不會接聽,尤其是蘭嬌的。

但現在手機在蘭溪溪身上,他僅是蹙了下眉,便終止會議,走到外麵接聽。

結果,流氓?

特意打來罵他?

他劍眉擰起:“蘭溪溪,我的時間不是拿給你無理取鬨。”

冰冷,嚴肅。

隔著電話,都能感覺到森冷的寒氣。

蘭溪溪猛地反應過來,意識到什麼,慌亂開口:

“不是,我不是在罵你,不對,就是在罵你,不不不,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越解釋越亂。

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索性轉移話題,直奔主題:

“我打電話給你,是想跟你說,你大嫂突然態度很好的約我去美容,還親自開車來接我,這會兒估計快到彆墅外了,我怎麼辦?會不會有坑?”

她像無頭蒼蠅,很怕出問題。

薄戰夜倒冇再和她計較,不冷不淡的語氣:

“美容中心是公眾場所,不會有事,以她的性格,應該是想利用你的身份,去美容中心獲得某些服務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難怪態度變好了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