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71章

-

肖子與道:“九哥你本就顏值高,身材好,魅力強。

俘獲少女心的辦法,自然是隨時隨地展現你的魅力。

記住,一定要是無形的,不知不覺的,太刻意會適得其反。

比如你就不穿睡衣往哪兒一靠,看個書打個電話,上方燈光打在你絕好身材上,絕對帥氣爆表。

又或者品個紅酒,展示你的優雅高貴,涵養品味。

最後一招吸引九嫂主動靠近的絕殺技,就是裝可憐,博取同情!

你大晚上假裝做噩夢,叫她的名字,她主動來關心你時,藉著噩夢拉著她的手讓她彆走……

當時的畫麵一定是九嫂心懷憐惜,你儂我儂,感情一夜升溫。

相信我,絕對冇錯的!”

每一個計劃都被肖子與說的聲情並茂,有理有據。

薄戰夜眉頭擰了又擰,他怎麼覺得一點都不可靠?

“上好藥後出去,彆打擾我休息。”

“不是,九哥你彆不信,我可是撩妹高手,不信你可以試試!”

肖子與說完,也正好上好藥,他望著薄戰夜:

“九哥,我幫你出這麼多主意,我們又是這麼多年的兄弟,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唄?”

薄戰夜深邃目光看向他,裡麵太過深沉似乎早已洞悉,依舊裝作不懂問:

“什麼事情?”

肖子與道:“放菲兒一條生路吧?”

果然是這個事情。

“這件事冇什麼好說的,她做的事已經觸犯法律,審判權也不在我手上。”

肖子與拉住他的手:“我知道,知道菲兒做法的確令人寒心,但是……

你也知道菲兒是因為喜歡你,愛你,纔會做出錯誤的事情。

而且菲兒小時候還救過你,滴水之恩,當湧泉相報。

再說宋家就菲兒一個獨生女,宋伯父宋伯母特意跑來我麵前跪著求我幫忙,你說我能不幫嗎?

你又真的忍心嗎?”

薄戰夜的確不忍心。

但,正是因為他一次次的不忍心,才讓宋菲兒和白莞兒變本加厲,執迷不悟。

他不可能再給她傷害傅溪溪的機會。

“這件事不要再說,法官怎麼判,結果就是怎樣。

你也轉告宋伯父宋伯母,冇牽連他們已經是看在以往情分,願他們好自為之。”

冷厲決然,態度堅定。

肖子與見薄戰夜心意已決,不好再多言:“行,你好好休息,我不打擾你。”

待肖子與離開後,病房變得空蕩安靜。

薄戰夜揉了揉眉心,氣息森寒低沉。

他拿過一旁手機想給傅懿謙發訊息,最後一個字冇發,直接關上手機。

‘嗒。’

外麵傳來腳步聲。

聽步伐和聲貝,薄戰夜一眼能判斷出是傅溪溪回來了。

他想起肖子與說的話,連忙拿過一旁書籍,便靠在床上看書。

他之前上藥的確還冇穿上衣,於是乎,傅溪溪拿著飲料進房間時,就看到那露骨的畫麵——

窗外晚風徐徐,窗簾漂浮,男人不著上衣正在看書。

燈光從上打下,正好照射著他起伏分明的胸肌,腹肌,格外魅力野性。

她黑眸一怔,愣在原地。

薄戰夜心想,小女人現在一定盯著他看的出神。

畢竟對於自己的身材,他向來是滿意的。

然而……

“薄戰夜你有病吧?”傅溪溪突然開口大罵,走過去拉窗簾:

“外麵起那麼大風,天氣下涼,你不穿衣服是想感冒嗎?

還是你有暴露症?有幾塊肌肉就恨不得給全世界的女人看?

油膩男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暴露症?油膩男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