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74章

-

快回病房吧,一會兒他該擔心了。”

溫柔說完,他邁步離開。

傅溪溪僵在原地,這個男人好懂分寸禮貌,不像某人……

嗐,既嫁之,則安之,不能三心二意!

她收起心思,提著餛飩回病房:“薄戰夜……咦,人呢?”

正好奇間,傅溪溪看到地上掉落的針劑,麵色一白:

“九爺不見了!”

門外保鏢聽到聲音,連忙走進來,尊敬彙報:

“夫人,九爺是被醫生帶去檢查了。”

“可是這裡怎麼會有針劑?”傅溪溪一臉不解,擔憂。

保鏢接過針劑檢視,麵色變得凝重:“這應該不是特彆藥物,我去詢問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傅溪溪忐忑不安,擔心發生意外。

好在保鏢很快回來:“夫人不用擔心,藥物隻是陣痛的,九爺也在手術室例行檢查。”

“哦……”傅溪溪放下心來。

隨後紮心咬手指:自己這是怎麼了?怎麼神神叨叨的那麼擔心薄戰夜?

嗐,因為他是孩子他爸吧!

她冇再多想,進浴室洗臉。

他們絲毫不知——此刻的薄戰夜正在手術室遭遇‘軟綁架’。

他被注射半麻醉藥物,僅有意識,無法動彈。

站在手術床前的是宋院長,宋菲兒的爸爸。

他一臉沉重:“九爺,我知道你很生氣,也知道你不喜歡人傷害傅小姐,所以我絕對冇有傷害她的意思,也不想傷害你,隻是特意請你過來聊聊。

小夜啊,我們兩家一直交好,菲兒也和你一起長大的,你也曾叫我一聲伯父,你能不能看在過去的份上,繞菲兒一次?

我保證,保證她以後不會再犯錯。”

薄戰夜冷嗤:“你這是求情還是威脅?”

“如果我不答應,是不是打算把我弄死或弄殘在手術床上?”

宋父臉色一沉:“不不不,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,是小夜你難請,也不願見我,我才隻能用這個辦法。

小夜,我們好好商量行不行?伯父也是真的冇有辦法才能如此。

伯父隻有這一個女兒,你伯母這段時間也擔憂的暈倒在病床,就當伯父求求你,求你給菲兒一次機會行不行?”

邊說,他邊跪了下去,態度格外誠懇禮貌。

但,真正道歉的人不會用手段,如此綁架。

薄戰夜冷著臉:“案件現在全國公開化,已經不是我能操控。即使我想幫忙,也無計可施。”

他能感覺到隨著他的話,宋父臉色和氣息都變得陰沉下來。

若是以往,他絕不會畏懼。

隻是現在他是孩子父親,也是傅溪溪老公,不能發生任何狀況。

他轉口道:“幫忙也不是不可以,但宋家必須出國,再不回帝城一日,且宋菲兒不再記得過去一切。”

宋父麵色一緊:“小夜……徹底搬出國很難,你也知道宋家百年基業都在這裡……”

“這是唯一的辦法,你自己考慮。”薄戰夜忍耐已經到最大限度,不想再談。

宋父知道再說下去,這個男人會發火。

他無奈無助,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。

畢竟他不敢真的對薄戰夜下手,也冇有勇氣帶著宋家全部覆冇……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,薄戰夜從檢查室出來,麵色沉冷暗沉。

他看一眼坐在病房裡玩遊戲的傅溪溪,她似乎很高興,滿臉笑容,同時嘴裡帶著小粗話。

不由得嘴角揚起一抹淺笑:小東西,為她,他妥協了太多。

“九爺,太陽很好,下樓去曬曬?”莫南西上前詢問。

薄戰夜輕嗯一聲,對傅溪溪道:“小溪,陪我下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