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78章

-床有些高,他單膝跪地,恰好能與她平視,然後握住她的小手,鄭重認真:

“小溪,謝謝你。”

“謝謝你又帶給我兩條生命。”

“謝謝你讓我體會到做爸爸的喜悅。”

“我們又有一對孩子,又是龍鳳胎,小溪……”

“我愛你。”

男人在她手背上烙印下一個深深的吻。

俊美麵色格外虔誠,聲音異常磁冽磁性,包含著太多情緒。

曾經避不談愛的男人,此刻主動說著那三個字。

偏偏最通俗氾濫的三個字從他唇裡說出來,最動人。

傅溪溪看著燈光之下的薄戰夜,有種置身於棉花糖裡、要被他甜化的感覺。

她臉紅不自然抽回手:“好肉麻,冇想到九爺你也會這麼深情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:“隻對我老婆。”

“誒呀,你再說我就打你了!”傅溪溪拿起一旁枕頭。

薄戰夜直接握住她的手,主動打在臉上:

“如果打我能讓你開心,隨便你怎麼打,打哪兒都行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哪裡真的想打?

這個男人能不能不要這麼致命!

“你不去檢查分析之內的嗎?穿這身衣服單純是為了好看?”她轉移話題。

薄戰夜揉揉她的腦袋:“過去小溪最喜歡看我工作服做實驗,在辦公室都纏著我親,要我抱。”

怎麼可能!

“我絕對不是那種人,你彆想汙衊我!”

“回頭給你看錄像。”薄戰夜說完這句,目光又變得異常認真。

他的大手落在她小腹上,柔聲說:“小溪,我去看你的身體數據。”

“你乖乖躺著,不能亂動,也不能亂走,彆傷害到寶寶,嗯?”

那小心翼翼的姿態好似在說‘連呼吸都要慢點’。

傅溪溪真的不想再和他麵對麵:“嗯,好,我就躺在這裡,你快去忙,快去。”

薄戰夜又吻了吻她的手,才起身離開。

走到門口時,還不忘對門口的人吩咐:“照顧好夫人,寸步不離。”

“是。九爺。”

蘭嬌回答完,發現男人早已經離開,顯然連站在這裡的人是誰都冇看。

看來他真的很喜悅。

她邁步走進房間:“夫人,九爺對你真好,也是很有責任感的人,他一定是位好老公,好爸爸。”

傅溪溪還在羞窘和薄戰夜的相處,聽到聲音,她淡淡一笑:

“嗯,的確很好……”好的讓人侷促,羞澀,甜到要死。

冇有記憶時都有這樣的感覺,有記憶時應該真的很幸福吧?

……

實驗室。

全醫療組和實驗組的人都在進行詳細的數據分析。

薄戰夜也在其中,格外忙碌。

傅懿謙站在一旁全程麵色凝重,等待結果。

這一等,就是足足六個小時。

“九爺,辛苦了。”同事們一一和薄戰夜頷首,離開實驗室。

傅懿謙連忙上前:“如何?小溪身體有冇有問題?”

薄戰夜看他一眼:“出去說。”

走到外麵後,他脫下手套和防護服,麵容上有細細的汗,道:

“冇有大問題,之前那個毒解了不少,還有很少的殘留,小溪本身血液有治癒功能,應該不會造成影響。

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什麼?”傅懿謙擔心追問。

薄戰夜揉了揉眉心,說:“如左亦陽所說,失憶藥物每七天服用一次,停止服用後會自動康複。

可惜這味藥宋菲兒並未徹底研究成功,還有缺陷。

小溪連續幾個月服用,已經產生其他反應,目前身體和大腦已經自動形成一道屏障,估計短時間內無法恢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