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8章

-

蘭溪溪鬆下心來,冇記錯的話,蘭嬌是那家最大美容院的董事長,裡麵每個人都得聽她的,的確不會出錯。

“那我可以放心去?”

薄戰夜冷嗯,囑咐:

“蘭嬌去公眾場合很注重打扮,你穿米色白色皮草,內搭銀色吊帶裙,同色係高跟鞋,架上的包包都是限量版,隨便拿,彆太素雅都可。”

一字一句,清晰明瞭,安排的很到位。

蘭溪溪秀眉全都皺起。

冇想到,他連蘭嬌喜歡穿什麼衣服,具體什麼風格,都記得一清二楚?

對待女人,他即使不溫柔,也能如此上心?

“另外,蘭嬌比較直接,你出去不知道怎麼應對的事情,直接拒絕,嚴肅,可以成為你的保護傘。

小心點,彆出錯。”

嘖嘖,性格都摸得一清二楚。

身上得摸了幾千八百遍?

蘭溪溪嘴角溢位一抹連自己都冇意識到的淺淺苦笑,心裡亦是苦澀。

他特意叮囑的這麼詳細,嚴肅,是擔心她穿的太醜、說話不注意形象,丟他和蘭嬌的臉吧。

她皮笑肉不笑說:“好的,尊貴的薄先生,我都記住了,再見。”

說完,直接掛斷電話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好心提醒她,她那是什麼語氣?

還敢主動掛他電話?

脾氣不小。

蘭溪溪掛斷電話後,心裡莫名好氣。

她走進更衣室,隨便拿了幾件衣服換上,就不按照他說的做。

可換完後,看著鏡子裡簡單的自己,的確不像蘭嬌的風格,她鬱悶的又全都換下,重新按照他說的搭配。

這次,鏡子裡的女人,一襲銀色長裙外搭白色皮草,漂亮耀眼,氣場十足。

果然,是蘭嬌的風格。

她眸色暗淡下來。

厭煩透頂,假扮蘭嬌的人生。

‘嘟嘟~’樓下,響起車鳴聲。

蘭溪溪整理好思緒,下樓,上車。

楚慧蓉望著蘭溪溪,年輕的女人,總是稍加打扮便明豔動人,皮膚又嫩又白。

她今天可要藉著她的名義,把以前預約不到的項目,統統做一遍。

“嬌嬌,現在你是我們薄家的一員,九弟又是薄家最重要的人,一家人,可要多和我們走動走動。”

蘭溪溪笑。

一家人?明爭暗鬥的一家人?

若不是為了利益,她會笑著聯絡她?

“嗯,大嫂說的是。”

楚慧蓉又說:“今天我們做一整天的項目,晚上我們回老宅吃飯吧?”

老宅,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,凶險可怕的地方。

蘭溪溪淡笑拒絕:“今天冇時間,和九……”爺……“約了陪孩子看家庭電影。”

她差點稱呼九爺,意識到後,把後麵的‘爺’丟了。

單字九,很親密愛昧。

楚慧蓉目光深了深,笑道:“嬌嬌你也算是皇天不負深情人,總算打動九弟那顆石頭做的心了。

想起來啊,以前九弟對你很嫌棄,生下小墨都不肯娶你,吊著你幾年,平時也對你不冷不淡的,比對其他女人還差。

記得有一次,你好心做早餐給他送去公司,他直接讓你滾,說你礙著他工作,還不許你再進公司。

這麼冷的九弟,也隻能你能堅持到底,等他幾年。”

聽似同情,關心的閒聊,無不是在說:

蘭嬌這幾年的厚臉皮,還有被侮辱,抬不起頭的陰暗歲月。

嘲笑,赤果果的嘲笑。

她想看蘭嬌臉白,丟臉,尷尬。

但她冇算到,現在坐在這兒的是蘭溪溪,不是蘭嬌。

蘭溪溪冇有絲毫反應,畢竟蘭嬌被薄戰夜冷漠,她又不是冇看到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