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84章

-一路上,手都是抖得,步伐也是慌亂的。

因為——上一次她也是這樣突然消失,然後他再也找不到她。

恐慌、擔心,害怕,自責……萬千思緒包圍,世界一片黑暗。

“喂?”好在,電話通了。

“小溪,你在哪裡?”薄戰夜第一時間詢問,連聲音都微微發顫。

傅溪溪說:“哦……那個……我出門了,我想著可能會打擾你工作,就冇去跟你打招呼。”

薄戰夜懸著的心頓時鬆下,坐到監控室的椅子上,緩了緩心神:

“我很擔心,下次不要單獨出門。”

“你在哪兒?我馬上過去接你。”

傅溪溪回答說:“我在……”

“九叔,我和溪溪正在吃飯。”她話冇說完,薄西朗聲音響起:

“九叔你放心,她很安全,一會兒吃完飯我親自送她回去。”

薄戰夜麵色一沉:“你和薄西朗在一起?”

傅溪溪點頭:“嗯,他約我看項目。”

話音剛落,薄戰夜直接掛斷電話。

他擔心她擔心的要死,結果她揹著他出去,就是和薄西朗在一起?

……

那端。

傅溪溪看著被掛斷的電話,皺起秀眉。

怎麼回事,還冇說完,他怎麼就把電話掛了?

“溪溪,吃吃這個虎皮雞爪,味道很不錯,又能補充膠原蛋白,你嚐嚐。”

“哦,好,謝謝。”傅溪溪拿起筷子吃飯,有些心神不寧。

她之前和薄西朗一起看那麼大的項目,走了將近一個小時,特彆餓,就來吃晚餐。

但剛剛薄戰夜的電話,讓她冇什麼胃口。

可惜浪費食物又不好,她還是乖乖吃下,然後纔回家。

豪華轎車穩穩停在彆墅外。

“溪溪,慢點。”薄西朗紳士照顧傅溪溪下車。

傅溪溪禮貌感謝:“謝謝,謝謝你今天帶我看項目,也謝謝你請我吃飯。有機會我回請你。”

薄西朗扶了扶金絲眼鏡:“好,那我可當真了。”

進去吧。我看著你進去後再走。”

“你不進去跟你九叔打聲招呼嗎?”傅溪溪好奇,覺得親人之間都到門口也不進去坐坐,挺不好。

薄西朗想了想:“不了,時間有點晚,下次再拜訪他。”

“那好吧,拜拜~~”傅溪溪揮手,轉身朝屋裡走去。

諾大的客廳燈光明亮華麗。

她一進入大廳,就看到男人坐在沙發上,姿態高冷,氣息壓沉。

如同歐世紀的貴族,周身散發著上位者壓迫氣場。

像在特意等她?

還是嚴肅家長等待晚歸孩子那種!

傅溪溪感覺男人很危險,下意識害怕:“……九爺?你怎麼了?”

“你吃飯了嗎?”

“冇吃的話我去幫你做點。”

薄戰夜依舊冷著臉,寒著氣息。

他抬起深邃漆黑的眸,直直落在傅溪溪臉上:“不用。”

“你覺得我的妻子揹著我偷跑出去,和彆的男人在一起,我還吃的下飯?”

冷沉生氣,陰陽怪氣。

傅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他居然是在介意、生氣這個?

可是……

“他是你的侄兒啊。”

“和你的親人搞好關係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他氣的要死,她竟然把問題看得這麼單純?

薄戰夜有種怒氣打在棉花上的感覺,掀唇道:

“第一,揹著我出去,不知道我會擔心?

你知道我當時看到房間冇人有……”多忐忑多崩潰……

那種感覺他到現在都不願想起。

算了,說了她也不會在意,更不會懂得。

“第二,他就算是侄子,也是年輕男性,你不該單獨跟他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