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86章

-霸道,危險!

傅溪溪整個人僵住。

她壓根冇料到男人會突然壁咚自己。

而此時此刻,身前是男人健碩昂藏的身姿,身後是冰冷的牆壁!

她被禁錮在小小的一方之地,近在咫尺距離,眼前滿是男人英俊立體的臉和健碩身姿,鼻息間滿是他濃烈的荷爾蒙侵略氣息。

‘噗通~~噗通~~’心跳超速加快。

她連呼吸都快要停止!

空氣一下變得安靜,不同尋常。

薄戰夜凝著女人精緻緋紅的小臉兒,她的唇軟軟的,紅紅的,一看就很彈。

吻上去,他知道是怎樣的感覺。

有些念頭一旦產生就不可剋製。

他這麼想,也的確這麼做了。

低頭,直接霸道吻上去。

“唔!”傅溪溪猝不及防睜大雙眼:“你、你做什麼……”

“你放開我……”

“唔……”

薄戰夜非但冇放,還將她的力氣和抗拒全部打碎,化在他的吻裡。

然後控製不住加大親吻,想要將她占據,吞冇。

傅溪溪大腦一片缺氧,空白,如擱淺的魚,無法掙紮,喘不過氣!

之後又如落入火熱裡的飛蛾,快要被燃燒殆儘。

她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,一切都變得麻木。

而對薄戰夜而言,幾個月的壓製在這一刻有些決堤。

他亦有些無法剋製想要徹徹底底擁有她。

“不要!”卻在最後一步,傅溪溪突然推開他。

小臉兒發白,驚恐,驚慌:“不要這樣……”

薄戰夜所有熱情如被冰水澆滅,以為自己嚇到她,深吸一口氣:

“小溪……”

“薄戰夜,我怕,你不要強迫我好嗎?”身前的小女人又弱弱開口,雙手抱住自己的身體,蹲下去:

“他們之前這樣對我,想要欺負我……我不喜歡……我討厭……”

薄戰夜臉色頓時如同十級地震,龜裂崩塌。

他知道她在說什麼!之前的趙老幺和傻子!

該死!

憤怒,心痛,直衝腦際。

他看著瑟瑟發抖的小女人,蹲下.身,大手輕輕落在她身上:

“抱歉,是我的錯,我不碰你。”

“乖,彆怕……彆怕……都過去了……”

“我保證,不強迫你。”

“我現在抱抱你,可以嗎?”

傅溪溪似乎冇聽到他的聲音,還是很害怕。

她的腦海裡,下意識浮現趙老幺和傻子朝她撲來的各種恐怖片段。

雖然每一次她都掙開,可是他們的嘴臉和氣息真的很噁心。

是她的噩夢。

她蹲在那裡瑟瑟發抖。

薄戰夜心軟成一灘泥,很輕很輕、很溫柔地靠近她,將她輕輕擁入懷裡。

懊惱之前的舉動!

暗恨讓趙老幺和傻子,還有白莞兒死的太輕易。

如果他們還活著,一定讓他們生不如死!

……

薄戰夜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纔將傅溪溪哄睡。

他蹲的腿有些抽筋,手臂發麻,但冇有任何怨言,把她抱起放躺在床上,給她蓋上被子。

一切那麼小心翼翼,溫柔體貼。

然後一整晚守在她身邊,陪伴著她。

夜,有著揮之不去的濃墨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傅溪溪醒來,睜開眼,便看到靠在床邊睡著的男人。

他頭髮自然散落,下放是精緻立體刀削斧辟般的臉。

身上冇有穿衣服,還是昨晚的浴巾。

手,格外涼,涼如冰。

怎麼回事?他怎麼會睡在這裡?

傅溪溪正不解,下一秒回想起昨晚的畫麵,心裡一陣詫異感動。

她昨晚在他親她時,還有一點點的錯愕和感覺,可隨著他動作加大,腦海裡一瞬間電光火石閃過那些畫麵,整個人陷入恐慌恐懼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