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92章

-

律師沉了沉臉:“蘭少,江小姐是我們太太的閨蜜,你最好還是對她客氣一些。”

“那就讓她有多遠滾多遠。”蘭梟冷沉著臉,氣息暴怒。

律師無奈搖了搖頭,懶得理會這種人,隻好拿著東西離開。

然而他不知道,在他走後,原本盛氣淩人怒火滔天的蘭梟,突然變得低沉低落。

他坐在位置上,抽出一支菸點燃。

助理上前:“少爺,你真的就這樣和少夫人離了嗎?”

“你明明那麼喜歡她……”

蘭梟冷嗤一笑。

喜歡又怎樣?

他曾以為她過去她那麼愛他,多多少少也喜歡他,總會迴心轉意。

可後來才知道……她嫁給他隻是為了報複。

甚至婚後的每天每夜也都在叫另一個男人的名字。

她的心已經徹徹底底不在他身上。

他還曾以為自己有一生時間去捂熱她,追回她,可現在……

已經冇有了那個資格!

助理看著蘭梟的冷漠,讀懂心思:

“我知道了,少爺你是因為蘭家現在的困境,和你的身體……才故意冷落刁難少夫人,趕她離開的……”

“少爺,若是夫人知道……”

蘭梟一個冷眼掃過去:“呱噪,不要猜想我的心思!”

……

當離婚證交到江朵兒手裡時,她一臉詫異:“蘭梟這麼快就同意離婚了?”

“嗯。他還說……以後讓你不要出現在他麵前……”

瞬間,江朵兒的心從低穀落入十八層地獄。

雖說她和蘭梟結婚是賭氣,可婚後那段時間無論她怎麼折騰他都讓著她,任由她。

是最近蘭家落魄才轉的性。

她僥倖的想他可能隻是情緒不好。

可現在看,真的隻是癡心妄想!

他肯定在和彆的女人滾床單時,對她厭惡,厭棄,吃膩。

所以纔會看她不順眼,然後毫不猶豫簽下離婚協議。

隻是……不是早已不愛他了嗎?為什麼心還是這麼的痛……

到最後,還是又被他傷了一次。

“朵兒……”傅溪溪輕輕握住她的肩,安慰:

“一切都會過去的,離婚未必是壞的開始。

你現在也不要想那麼多,好好養好身上的傷是關鍵。”

江朵兒苦澀扯了扯嘴角:“溪溪,我知道離開就離開,下一個更乖。”

“你放心,我冇事的,也不會再做傻事。”

“你從昨晚陪著我到現在都冇怎麼休息,回房間好好休息吧,我也想一個人安靜會兒。”

傅溪溪知道一個人在難過時,無論是誰都安慰不了的。

這裡的房間也有安全防護,不會出問題。

她輕輕點頭:“那你好好的,想哭就哭,想罵就罵,好好發泄情緒。晚上我再帶你出去散心。”

“好。”江朵兒躺到床上,側過身去。

傅溪溪心疼憐惜,輕聲退出房間。

外麵,薄戰夜已經做好午餐:“過來吃點,在照顧彆人之前,先照顧好自己。”

傅溪溪看到紳士英俊的他,心裡瀰漫著細細的溫暖和感動。

她走過去坐到他對麵,很認真真誠道:

“薄戰夜,謝謝你。”

“謝謝你同意朵兒住進來,給她治傷,還給她處理婚姻問題。”

“謝謝你這麼包容我,讓著我,每時每刻站在我身後為我撐起一片天。”

她的小臉兒很感謝,目光很乾淨。

薄戰夜漆黑深邃的眼眸微眯,遞給她一碗湯:“我做這些,不是想要你的謝謝。”

傅溪溪開口: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想讓我早點恢複記憶,記起我們的過去。也或者讓我愛上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