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95章

-傅溪溪怔住:“……”

他指責醫生也就算了,還上升到醫學……

關鍵是最後的意思還是治療不好孕吐,就不能讓自己女人懷孕?

他居然心疼她孕吐,寧願不要孩子?

這……這什麼神仙男人???

要知道現在多少男人都抱著必須傳宗接代,以及女人生產是天經地義的想法!

他能有這麼溫柔的想法,也太讓人感動!

傅溪溪然發現,她失憶後對於他的感動,不是來自轟轟烈烈的追求,而是溫暖的日常和他本身的愛。

一旁江朵兒看著薄戰夜那麼溫柔,再一次忍不住想起前半個月事情。

當時在早餐桌上,她突然不適嘔吐,蘭氏罵她晦氣,影響心情。

蘭梟不僅不關心她,還責罵她麻煩多。

她覺得是不是懷孕了,結果他僅有片刻的微頓,就丟給她最狠的話語‘懷孕就可以在餐桌上嘔?你能不能顧忌禮儀和長輩的心情?’

‘不要以為你是誰,全家人都要把你當菩薩供著’

那一刻,她的心很涼,很失落,好在檢查結果顯示隻是吃壞東西。

而現在,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,她除了當時的心涼,就是濃濃的心寒,絕望。

看著溫馨幸福的兩人,江朵兒突然鼻尖發酸,不想站在這裡,轉身走出去。

很是意外,一出門就撞上一道身牆。

抬眸,是肖子與帥氣紈絝的臉,她頓時一怔。

怎麼是他?

肖子與亦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江朵兒。

自她結婚,他們已經許久未見。

他以為自己早已冇有多大反應,此刻心裡還是有些許波瀾:

“你怎麼在這裡”

江朵兒回神,連忙退開。

她是因為離婚,纔會住在溪溪家,陪溪溪一起過來。

但,那麼丟臉不光彩的事情不想讓他知道!

她低頭說:“那個……這兩天溪溪吐得很厲害,我當然過來陪溪溪啊。

你也是來看溪溪的吧?快進去吧,我去樓下買點鮮花。”

“誒。”肖子與拉住她:“躲的那麼快做什麼?結婚了連話都不能說?”

“看來你婚姻生活挺好啊。”

江朵兒小臉兒一白,扯出一抹淡笑:“嗯,挺好的,謝謝關心。”

“那個我怕太晚花店關門,先下去買,拜拜。”

說完,她直接掙脫他的手,走人。

肖子與看著她身影消失在樓道轉角,臉色微微一暗。

足足兩秒才恢複自然,邁步進病房:“九哥,九嫂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就被病房裡的畫麵驚到!

隻因薄戰夜和傅溪溪居然在——接吻!

他的視線看過去,九爺還有壓倒性的衝動。

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來的不是時候,你們繼續,繼續。”

他飛快想退出房間。

然而傅溪溪已經一把推開薄戰夜,臉紅道:“冇有,我們什麼都冇有做!”

她也不知道剛剛薄戰夜為什麼突然吻她!

反正她是真的冇有做什麼!

薄戰夜也以抬眸,朝肖子與冷冷掃去:“你來的很是時候,下次不要來了。”

額。。。

這反諷!

他真是無辜的啊!

誰讓他在辦公室衝醫生髮火的事情傳遍整個樓道?

肖子與道:“九哥,我隻是來看看九嫂,幫忙解釋解釋那位醫生之前的說辭。

不過九哥你居然對孕婦也那個……是不是有點太不注意了?”

薄戰夜之前隻是看著傅溪溪柔弱嬌虛的模樣,心生憐愛,動了惻隱之心,然後想著吻能緩解孕吐情緒,就親吻她。

並不是出於另一個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