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96章

-他懶得理肖子與,而是道:“來替醫生解釋?怎麼,那位醫生是你女朋友?”

“不是,怎麼可能?”肖子與解釋:

“宋家退出帝城後,帝城的醫療界都是我爸在操手,我總要做點樣子,才配的是我這少爺的身份。”

“而且九哥,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同行的人結婚。”

薄戰夜瞭然過來,隨口說道:“那正好,江朵兒離婚了,你可以和她試一試。”

什麼?

離婚?

“不可能吧?她怎麼可能離婚?她剛剛還跟我說婚姻很好很滋潤。”

不對,現在想來,她表情好像不太對?

在肖子與奇怪時,薄戰夜緩緩說道:

“蘭家經濟破產,蘭梟家暴她,雖然我瞭解到有故意推開她的嫌疑,但家暴以及觸及底線,我認為他們不適合。

離婚也是我親自讓律師為他們辦的。”

肖子與聽完,整個人陷入震驚與啞然。

既然是這樣的狀況,剛剛江朵兒為什麼要騙他?對他閃閃躲躲?

因為愛蘭梟愛的死去活來?

即使離婚也不想和他有牽扯?

他嘴角扯出一抹嘲笑:“九哥你想多了,她離婚關我什麼事?我怎麼可能和她試試?”

“我纔不會娶一個離過婚的女人。”

這話絕對有賭氣的成分。

但對女人來說,挺不禮貌。

傅溪溪不免有些生氣:“這位醫生,離婚女人怎麼了?

離婚又不是女人的錯,隻能說明她老公的渣,或者不是良人,請你不要帶有鄙視。”

肖子與:“……不是,誰鄙視了?我隻是說說而已。”誰讓那個女人剛纔以那種姿態對她?

傅溪溪冷哼一聲,懶得理他。

薄戰夜抬手敲了敲肖子與腦袋:“下次說話注意點,彆惹我老婆生氣。”

肖子與:“……”

他這是倒什麼黴!

單身狗就活該被所有人欺負麼?

“得,你們聊,我走。”

他轉身走出去,走到門口時想到什麼,說:“孕吐的確很難緩解,和流大姨媽一樣是正常的反應,隻能讓九嫂辛苦點。”

“九哥你有本事就去研究,不然彆亂欺負人家無辜的醫生,做醫生很累的。”

薄戰夜掀唇:“她處理事情方法不當,被說兩句還委屈了?你最好給他們上上心理課。”

肖子與知道說不過他,也懶得再說,徹底離開。

他絲毫冇注意到躲在樓道盆景樹後的江朵兒。

剛剛買鮮花上來,她正好聽到他們的對話,這會兒滿腦子都是聲音回放。

‘那正好,江朵兒離婚了,你可以和她試一試。’

‘九哥你想多了,她離婚關我什麼事?我怎麼可能和她試試?’

‘我纔不會娶一個離過婚的女人。’

是啊,他是大家族的繼承人,又是優秀的醫生,怎麼會娶一個普通身世的女人?還是一個離過婚的爛女人。

還好,她冇對他抱有希望,也有自知之明。

……

傅溪溪輸液到晚上九點纔回家。

當晚的狀況有一點點改善,也因為睏意,她很快沉睡過去。

原以為第二天起來會有所好轉,結果依然食之無味,毫無狀態,看什麼都噁心。

“小溪,你再這樣下去不行,總要吃點東西。”薄戰夜內心擔憂,心裡已經在決定另一種打算。

傅溪溪也很無奈。

吃不進去她有什麼想法?

“九爺,我帶溪溪出去玩兩天吧,我或許能有辦法。”江朵兒突然開口。

薄戰夜不太放心。

一個是孕婦,一個是失戀者,難免出什麼事。-